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初恋的故事

初恋的故事

“才多久不见,你变得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哦,是吗?倒是你,一点也没变。”“因为我仍是一个单身汉。”“为什么不结婚?”“没办法,找不到对象啊!你帮我介绍一下吧!”“好,我会帮你留意,不会没有的。”在朋友的结婚宴席上,李秋玲和陈俊彦都有一点醉了。两人在回家的轿车里面,这时候才有单独说话的机会。俊彦是秋玲大学时代的男朋友,两人曾经好几次到情人宾馆开房间。现在秋玲已经和大她四岁的丈夫结婚了,组成一个小家庭。跟丈夫比起来,和自己同年的俊彦还很孩子气。如今,大学毕业已五年了,秋玲和俊彦都是二十八岁的成年人了。“你幸福吗?”“还好。”“几个小孩?”“一个,才一岁。”“太慢了,是不是你先生有什么缺陷?”突然地,俊彦好像很了解他们似的说出这番话来。“为什么呢?”想反问他的秋玲,即时闭上了嘴,因为对方并不是不认识。往日鲜活般的记忆,使体内的血液沸腾了起来。“为什么?”“这种事瞒不了我,因为我们见过一次面。”这句话又勾起了秋玲痛苦的回忆。以前和俊彦在一起时,曾经因为怀孕而堕过胎,而这件事是发生在决定和现在的丈夫结婚之后。秋玲和丈夫伟民是相亲结婚的,她之所以和俊彦断绝往来,有许多因素在。第一,同年龄,两人就必须要工作才能维持生活,而且要住同一地区。秋玲是在东京出生的,她跟母亲两人相依为命。而俊彦住在大阪,将来还要继承他父亲经营的公司。为了将来,秋玲决定和母亲的一位远房亲戚伟民结婚。征求了俊彦的谅解之后,彼此就分手了。所以说,当年并不是闹得不愉快而分离的,秋玲是带着一份甜美的回忆嫁给伟民的。“就这样分手,这种滋味真不好受。”当膝盖上的双手被握著的时候,她说道。“是的。”用一种有气无力的声音,秋玲终于说出了真心话。从刚才秋玲就一直感到很不自在,她有预感,如果对方坚持的话,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应付得过去的。第一次触摸到他那硬挺的阴茎,还有就是进入到子宫时,所带来的痛苦和兴奋,仍是那样的教人记忆犹新。而且他比丈夫还要来得甜蜜。因为俊彦是秋玲的初恋情人。实在是不应该再见面的,一方面在后悔,一方面又对即将发生的事情,连身心都在颤抖著。在几个小时以前,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参加大学时代朋友的结婚典礼上,坐在对面的竟然会是俊彦。新娘是大学时候参加社团活动的学妹,没想到新郎和俊彦也是朋友。更不可思议的事,住在大阪的俊彦,也会在这讌会上出现。结婚典礼结束后,为了方便乘坐同一辆出租车,由俊彦送秋玲回家。“你先生在家吗?”“不在,他今天出差,要五天以后才回来。”“再陪我一下吧!到我住的饭店里,我们再喝一杯吧。”秋玲不好意思拒绝他的要求。从大阪来的俊彦预先订有房间。天色已渐渐昏暗了,从旅馆的大厅望出去,可以看到美丽的夜景。厅内点着蜡烛灯,两人手中握著酒杯,彼此都在体会著奇妙的伤感。“没想到还会再次相遇。”“是啊!”为了参加婚礼,秋玲穿着一件浅蓝色,色彩艳丽的洋装。而他则身穿一套西装。“到我房里坐坐吧!”“不要啦!”虽然嘴里说不要,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任由他牵着手。“到房里休息一下比较好。”秋玲也正有此意。老实说,她不愿意一个人回到冷冰冰的公寓,因为孩子送到外婆家去了。在新宿,在饭店的高楼上,窗户都很大,夜景也很美。没想到酒精对女人来,会产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作用。酒可以自由自在的操纵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再醉吧!再迷糊吧!)心理这么想时,果然身体也变成这样了。坐在床上时,秋玲就躺下去了。“放松一下吧!”俊彦帮她脱鞋子,又抱着她的双腿,调整好睡姿。把灯光调暗,秋玲用手遮住脸孔后说:“我要喝冷水。”“嗯!”俊彦很勤快倒好冷水后,递给她。像这类的事情,是不便向比自己年长的丈夫要求的。抬起身体准备要喝水的时候,俊彦帮秋玲扶著身体,喝了一两口水以后,又躺卧在床上了。把玻璃杯放在桌上,俊彦来到床边后坐下,开始帮她解开衣服上的蝴蝶结。“你想干什么?”“这样你会比较轻松啊!”以前,他也常这样解开她的衣服,然后对着她的胸间轻吻。“不行。”秋玲用双手覆蓋在胸前,因为现在他是一个外人。可是俊彦突然把她抱了起来,从裙子下摆,强行把手插入。“不要,不要!”秋玲连忙弯曲身体,把他的手压住。但是,秋玲自己知道,这只是在装模作样,因为身上穿着裤袜,俊彦是无法直接摸到阴部的,可是俊彦还是想隔着裤袜插入。“不要这样,不要。”原来在用力抵抗的秋玲,因为俊彦的固执,加上自己的酒醉,嘴巴上虽然说“不!”,但是阴部被触摸后,秋玲竟然也开始扭动腰部了。“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虽然拒绝,但是却又口是心非的抱住俊彦的头部,贴著脸颊,当他要吻她的唇时,刚开始躲避了一下,就不再反对,而用力的吸著对方。抚摸著阴都的手,俊彦拉下了她的裤袜和内裤。皮肤接触到冷空气之后,秋玲不再抵抗了,就像失去了意识似的,全身的力量都虚脱了。想开以后,就不再抵抗了,而且也不想损坏了价格昂贵的洋装。“脱下来吧!”在耳朵旁小声的说。秋玲想,以前已有过的秘密,现在再制造一次秘密也无妨。因为秋玲已想开了,于是俊彦安心的到浴室洗澡。

当秋玲独自坐在床上时,虽说是想开了,但是独自一人,仍会胡思乱想的,她知道,往后平静的日子,一定会被搅乱了。虽然如此,还是勾起了往日对他的恋情。与相亲而结婚的丈夫,在还没有孩子之前,彼此间的性爱,只是为了尽义务而已。有时候也会想起俊彦,而把他美化了,并且当作心中怀念的人。但是现在又不一样了,不敢和俊彦一起去洗澡。腰部裹着浴巾的俊彦从浴室出来了。“快去洗吧!”好像是在催促自己的亲人或太太似的,洗完澡才好上床。“我要回去了。”对于俊彦的太过自然,秋玲感到很反感。“什么?事到如今,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慌张的俊彦不小心将腰间的浴巾滑落了,露出了男性像征。“不是的……”“不要这么说,我求你!”突然地,他抓住秋玲的肩膀,吻着她的颈部,并且把她强行推倒在床,拉住秋玲的手握著自己已经怒张的阴茎。手中握著硬挺而又充了热血的阴茎,秋玲再度崩溃在他的怀抱里。“你不要想太多了,让我们重回到从前的我们吧,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他在秋玲耳旁说著的同时,手伸入了裙子的下摆,摸著大腿深处,此时,秋玲想开了,她说:“好吧!既然这样,我先去洗个澡。”看开以后,秋玲站了起来。坐在床上的俊彦,看着站在房内的秋玲,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只剩下了胸罩和衬裙。在俊彦的注视下,秋玲进入了浴室。她发现自己原本温驯的心,变得十分的贪婪了。因为心痒难搔,更激起了她旺盛的好奇心,她想用女人的眼光来看看从前的俊彦和现在的俊彦有什么不同。虽然以前和他发生过关系,那毕竟是很久远的事了,如今内心里会引起一些新鲜的羞耻感。也会激起兴奋,在他触摸乳房时,便可知道。乳头是硬挺的,花瓣是热热的。秋玲一边淋浴,一边在清洗著自己的花瓣,对着自己的肉体上的变化,她重新体会到,跟自己的丈夫时不同的地方。跟丈夫之间,早就没有这样的兴奋了。从浴室出来之后,室内的灯光比刚才暗了许多。从胸部到腰际围着浴巾的秋玲,安心的走向床边。抓开了毛毡,她上床之后,身体依偎在俊彦的身边。俊彦立刻伸手拿掉了浴巾,显露了刚洗过澡后光滑的肌肤,秋玲被他怀抱在胸前。五年前的记忆苏醒了过来。大学毕业后,彼此分隔两地,因为难耐相思之苦,俊彦说:“怎么样?能不能到大阪来?”他做了这样的恳求。但是,从未在乡下生活过的秋玲,要她这一辈子和一大族的人,在乡下中度过,她完全没有信心,所以她拒绝了俊彦。这样的决定是痛苦的,但是,谁教命运爱作弄人呢?老实说,那个时候,他们的作爱完全都是由俊彦采取主动。虽然也有过兴奋的感觉。但是,像这样的性行为,秋玲却从未感受过书中所描写的那欢愉。每次被抚摸、拥抱、或被插入的时候,感受没有什么差别。然而,最近秋玲却能慢慢体会到作爱的个中滋味了。这是在她生过小孩之后的事。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是等到最后由男方来结束,而是可以和他一起达到高潮。在那瞬间,秋玲的脑海里会闪周一道光芒,并且身体僵直,享受全身被痲痺的滋味。“哦!我的身材有没有改变?”秋玲问著正在揉捏乳房,抚摸背部,再从腰部摸到臀部下面的俊彦。“不愧是个妈妈,你丰满多了。”“讨厌,我最近胖了许多。”“不过,你比以前更有女人味了,乳房大了很多,乳头也粗大了不少。”“因为这是让婴儿吸的缘故。”“只让婴儿吸吗?”“讨厌!”“别忘了,我是第一个吸你乳头的人。”“是的,你有优先权。”“没错。”抬起了身体之后,俊彦就开始去吸吮乳房了。“啊,有奶水。”“当然。”“很好吃。”吸吮著乳头的俊彦,用半开玩笑的口气撒娇。然后手又从下半身开始,一直摸到下体去。此时,分泌出爱液的花瓣湿濡了,很敏感的受到手指的刺激。“啊!”很自然地吐出一口气。“这里也稍微变大了一点……”“当然,因为我生过小孩。”“或许是我没结过婚,所以我不懂,但是我觉得好奇怪。”他一边说著,一边将嘴巴从乳房挪开,同时,掀开了毛毡,在幽暗的灯光下凝视著秋玲的裸体,然后他用舌头往下腹部舔去。他使用舌头的技巧,跟以前没有两样。慢慢地,他们采取的姿势是头对脚,脚对头的方式了。秋玲将屹立在眼前的阴茎,用双手轻轻的包住,同时在阴囊的四周围慢慢的抚摸,之后,又把它贴在自己的脸颊上。龟头前端的皮肤,摸起来就像婴儿的嘴唇,那样柔软舒服。秋玲开始吻著阴茎,然后用舌头从硬硬的肉质部舔到凹线的地方,最后将阴茎整个含在嘴里。而俊彦则用舌头在秋玲的花瓣中找出阴蒂,很有韵律的慢慢吸吮。新的刺激遍布了全身,身心也开始痲痺了,全部精神都投注在情欲之中。秋玲此时才发现,她和丈夫之间达到的高潮,所产生出来的甜美感觉,并不是她和丈夫两人的专利。俊彦虽然也是运用舌头和手指,但是其中的巧妙,却犹过之而无不及,秋玲的身体现在才开始接受更新鲜的刺激。不知不觉中,她发出了“啊……啊……啊……”断断续续的声音,在难为情中,她感受到了一股新的刺激。慢慢的,秋玲又回复以往了,她想用舌头舔遍以前男朋友的身体。于是,秋玲抬起了身体。“我们来做更多的花样吧!”他们彼此面对面亲起嘴来了。“秋玲,你变了,变得比以前还懂得怎样得到欢喜了。”“是吗?是吗?”秋玲回答道。而俊彦只是默默的再度吸吮著秋玲的乳房,另一只手去摸著另一边乳房,现在,他又采取仰卧的姿势。秋玲知道他要做什么,她调整姿势,把他的阴茎含在口里,做出比刚才更好的爱抚。“我变了吗?”“没有什么改变,只是阴茎变得更粗了一点。”“我不是指这个,我指的是性行为。”“和以前一样。”“我是不是笨手笨脚的?”“不会的。”“我看你变了不少。”“是吗?”“变得很主动。”“讨厌。”“我想,通常女人变得较快。”“为什么?”“本来我们两人做爱的方式不是这样,大概是你先生教你的吧?”一刹那,秋玲感觉到胸前宛若被一把利刃刺了一般,但是,她还是把这种痛楚压抑住了。“这个时候,男人会有何感想?”“会有一点孤寂。”“但是在我的记忆当中,你是非常了不起的,你的影像不会被抹灭的。”“也许是吧,可是现实的你,却是个有夫之妇。”然而,秋玲却不认同,她觉得男女之间基本上有些差异。“你指的是什么?”“比以前更顺利,就像现在所做的事也不例外。”“这个吗?”秋玲口中含着俊彦的阴茎,想像着它进入花芯的状态,慢慢的用舌头上下舔噬,并且用牙齿轻轻的咬一咬。“以前总是提心吊胆的,而且牙齿碰到时会痛的感觉,你还记得吗?”这句话是在夸奖还是在损人,俊彦也分不清了。“不但如此,在重要关键时,要更大胆。”“因为,女人在生过小孩之后,不会动不动就大惊小怪。”“我是这样的吗?”俊彦稍微自嘲的回答。听他这么一说,虽然让秋玲感到些许失望,但她还是振奋起来。同时,也激起了秋玲想把自己所会的各种技巧,来让从前的男朋友更加欢喜。以前地位对等的他,现在就像个小弟一样。秋玲轻轻的抚摸他的阴囊,然后又搔搔他的脚底,把各种秘术都公开了。看见俊彦身上的肌肉在跳动,听着他的呻吟声,秋玲非常高兴。以前想像不到的能力,现在都具备了。这个力量会使一个男人发生变化,也引起了秋玲从未有过的兴奋。“舒服吗?”“嗯!太好了,会痲痺了。”“那么,你也让我痲痺吧!”秋玲再度趴在俊彦的身上,以六九的方式,把自己的屁股放在俊彦脸上。俊彦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去舔四周长有阴毛的花瓣,然后将舌头深深的插入其中,再把它抽出。同样的,秋玲把俊彦的阴茎一会儿深、一会儿浅的含在口腔里玩弄。但是,这样做,秋玲总觉得还缺少什么。到底缺少了什么,秋玲也不知道,虽然做的是相同的事情,然而和丈夫所做的仍有差别,因为他的动作比较幼稚。如果是丈夫来做的话,他会比较大胆的吸吮,或者用手指插入,甚至于会吸吮她的肛门,而俊彦的动作,却总是颤颤兢兢的。难道已婚者和单身汉之间,会有熟练度的差距吗?因此,秋玲不敢抱太大希望。果然,没有多,俊彦久就抬起身体要求射精,于是趴在秋玲的身上。“你想插入了吗?”“是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秋玲只好答应。但是,不到三十秒他就……“我要泄了,我要泄了!”俊彦发出了急迫的声音。“等一等,还不要射。”秋玲的高潮才达到一半,但他像个小孩似紧紧抓住,不让秋玲把身体挪开。“啊……啊……”他粗重的喘著,“不、不”,可是热热液体已喷出来了。秋玲这时候,还躺在俊彦下面,承受他软绵绵而笨重的身体,整个人感到很空虚,就像缺少了什么似的。“对不起!”“嗯!”分离五年后,对于他的表现,虽感不满,但是又莫可奈何。如果能在他身上得到比丈夫还快乐的感觉,以后一定会依依不舍的,此刻,秋玲慢慢的从一场迷迷糊糊的梦中清醒过来了。精疲力尽的俊彦睡着了。看着他的睡容,秋玲脸上感觉到了他的鼻息,他真像个小孩。难道已婚女人眼单身男人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吗?果那个时候,结婚的对象是他,不知道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当然,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丈夫和小孩了。一个人在做抉择的时候,稍有差距,就会改变了他的一生。同时,她得自己也改变了许多。彼此紧贴著的肌肤,慢的变热了,也流汗了。此刻,存留在秋玲子宫内的东西,还在蠢蠢欲动着。刺激了秋玲更多的欲求,看着俊彦的睡容愈安详,愈觉得可爱又可恨。她伸手试探了一下他的阴茎,仍是软绵绵的,而且因为沾染了她的爱液,所以湿湿粘粘的。

秋玲的情欲又被勾起了,握著俊彦的阴茎,四处抚摸。原本闭着眼睛的俊彦,这时候张开了双眼。“你想做什么?”“我已经忍不住了。”“这是不得已的。”“嗯!好。”“我再试看看。”听了这句话后,秋玲安心了不少,于是她爬起来,掀开毛毡。好像一只鸟似的躲在巢中不敢伸出头来的阴茎,秋玲用手指抓住,把它贴在脸上。她闻到一股腥味。秋玲对这种男女混和在一起的这种生理味道,感到特别的刺激,于是把它含在口里。经过舌头的吸吮,阴茎又再度硬了起来,然后再用手去抚摸。秋玲怕它不够硬,很可能会再软下去,于是她急忙的跨在俊彦身上。让阴茎插在花瓣的深处,慢慢的上下移动腰部,看见阴茎完全硬起来之后,才放心。忘了害羞的秋玲,拿起俊彦的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再用另外一只手,触他的阴蒂。她闭着眼睛,享受这两种刺激,并且不时的上下移动腰部。深深的插在粘膜中的阴茎热烈的动作,使她刚才的高潮急速的上升,增加了许多快感。跟丈夫比较起来,单身的俊彦的确没有什么进步,因为这样,秋玲反而放心不少,她好像在主张自己的行为似的,激烈的在扭动腰部。此刻,俊彦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他咬紧牙关,挺起上身,身体反翘著,全身像在抽搐似的身体开始震动了,看到这种情形,秋玲更加兴奋了。秋玲越来越加快了腰部的扭动,摩擦著粘膜。“我快出来了!”她喘气著说。秋玲感到身体内部的势力,就像闪电似的从花芯直通到头顶般快感。秋玲抓着他的手臂,开始加快了动作。俊彦揉捏著乳房与阴蒂的手,也增加了力道。“出来了!”“我要出来了。”突然的,秋玲的身体就像被火包住了似的。“你一点都没变。”“秋玲,你倒是变了不少。”“怎么说?”“你现在是有夫之妇,所以,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了。”两人互相拥抱时,秋玲开始了枕边细语。“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总会想到你的先生。”“为什么?你并没有看过我丈夫啊!”“虽然不认识,但是却又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俊彦话说到一半,就不再说下去了。“为什么不说了呢?”“实在很难说明。”“没关系,你说吧!”“因为……对于男孩子来说,相同的经验,再透过秋玲的身体做相同的事,譬如,摸摸乳房,摸摸这里,把阴茎插入粘膜中,碰触的是相同的地方,体会到的感觉也是相同的,想到这件事,会有很特别的亲蜜感。”“真奇怪的想法。”“那是事实,总觉得他不是外人。”“啊!是不是像兄弟一般的亲切呢?”“嗯……”俊彦暧昧的笑了。也许是这样,但是站在秋玲的立场,却又不是这么一回事。丈夫在与她结婚之前,跟许多女孩子交往过,所以他知道不少让女人欢喜的技巧,虽然能得到快乐,却总觉得有点脏兮兮的。相反的,与以前完全没有两样的俊彦,秋玲以不同的眼光看着他。对两人来说,第一次的行为,是在童贞与处女的关系下产生的。看着从那个时候以来,没有多大进步的俊彦,好像直到现在只认识她这个女人而已。“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见吧!”“嗯!”俊彦点点头。“你打算结婚吗?”“我是应该结婚了。”“但是,不能随随便便就结婚啊!”“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初恋的情人,如果随便娶了一个不好的女人,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因为,那就好像我也受到了污秽似的。”“你的想法太自私。”“是的,或许是我太自私了,但是,我真的是这么想。”“但是,秋玲,你现在和我发生了关系,难道不觉得有怎么样吗?”“说没怎么样,那是骗人的,毕竟你我有过一段情,这是可以谅解的。”“可是,如果让你先生知道这件事,那就不好了。”“当然,虽然他的女性经验很丰富,但是他很容易嫉妒。然而,我是喜欢你的,你就像是我专属的男人。”“秋玲,你太奢侈,也太贪心了。”“我的先生常说,男人都希望娶的是处女,对于我不是处女之身,他感到很不满。但是,处女对男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然而没娶到处女,又好像是他们损失似的,反过来说,女人也是一样啊!”“所以,我的立场不等于就是处女了吗?”“是的,我想,我们就暂时秘密的来往吧!”但是,俊彦并没有回答。每当俊彦到东京来出差时,秋玲都会和他见面,并且把自己所学来的各种技巧专心的教给他。就像大姊一样,体会著女人优位的欢喜。也许是单身的关系,俊彦甘于这样的立场。那天,秋玲邀请俊彦到家里来,吃过晚饭后,她就陪着宝宝睡觉了,并且也要俊彦一道来睡。“如果他起来了怎么办?”“他没睡,他还在吃奶啊!”“不大好吧!”“不要紧,他还是个学习怎么爬的小孩,他并不认识谁是他父亲。”“是吗?如果他认得出怎么办?”“难道你在他这么小的时候,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吗?”“这……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但也不能说一点印象也没有。”“你这个人太悲观了,这样子的话,是不会有人愿意嫁给你的。”秋玲把还在犹豫的俊彦的手,拉到棉被里来。秋玲的丈夫是一家公司的职员,有时候会被派到海外服务,有时候也会做长期的出差。最近,他到洛杉矶出差一个月,老实说,每当这个时候,秋玲是无法长期的忍受的。差不多两个礼拜,她就无法再忍受下去了,超过这个时间之后,她就必须想尽办法来痲痺自己。因此她需要自慰,有时候她也会使用丈夫从国外买给她的成人玩具。刚开始她觉得很好奇,然而玩具毕竟是玩具,有时候因为性冲动,快使她发狂了。今晚,她正是处在这种状态。“不要紧,不要紧……”秋玲边说边要求俊彦躺在她的背后。“我想吃奶。”“待会再来,我先喂宝宝吃,你可以在背后抚摸我。”秋玲要求道。老实说,秋玲很喜欢喂宝宝吃奶,因为,可以带给母亲一种快感,产生了精神上与肉体上的充实感。在这种状态下,身体若经抚摸,或是从事性行为,秋玲一定会飘飘欲死。然而,这种事祗能拜托丈夫来做,外人是不能经手的。但是,对俊彦来说,却又另当别论。俊彦抚摸着她的背,同时,双手由背后伸入她的双腿间,拨开花瓣,将手指插入其阴蒂内。粘膜已湿透了,他把手指插入其中,用另一根手指压住阴蒂。“啊!”秋玲发出了兴奋的声音,同时,她将脸颊贴在宝宝吃奶的脸上。俊彦舔着她背部凹陷的地方,偶而用指按压她的尾髓骨附近,有时候则抚摸她的屁股,俊彦拼命的抚遍了她的肉体。“好极了,好极了。”秋玲兴奋的叫着,并且口中不断的发出沙哑的声音。“真的那么好吗?我真羡慕你。”俊彦的动作愈来愈热烈了。他爬了起来,对着抱着宝宝的秋玲说。“不要老是用同样的姿势,今天由背后来怎样?”“好啊!你来吧!”秋玲让宝宝躺着,自己则俯身喂奶,并且抬高了臀部,这是她第一次将用这种姿势。俊彦把阴茎对着白桃般的臀部中间之裂缝插了进去。秋玲抱紧了在怀中吃奶的宝宝,同时,不断的左右摇摆着屁股,口中直喊著“太好了!”。“很好,太好了,好紧。”俊彦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不行,你还不能出来。”秋玲耽心的说著,同时,要求他换别种姿势。“换成骑跨位吧!”“骑跨位?你能吗?”“我没做过,我祇想尝试看看,我们两人一起做的滋味如何。”秋玲涨红著脸,抱着正在吃奶的宝宝,面对着俊彦爬了起来。“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噢!”俊彦很高与的仰躺在棉被上。“抱着宝宝会不会太重了。”“不会,不会,你不要耽心。”俊彦变得更振奋了。全裸的秋玲,跨坐在俊彦的身上,手中抱着宝宝,并且慢慢的放低了腰部,此时的俊彦,紧抱着她的臀部,同时将阴茎慢慢的插入花芯中。经过了好几次的失败之后,强而有力的阴茎才得以全部没入蜜液之中,秋玲也较放心的看着俊彦了。带着些许羞涩,秋玲让宝宝继续的吃奶,并且又看了俊彦一眼。俊彦则伸出手来,抚摸著另一个胀得紧绷的乳房。受到了这个刺激,黑褐色的乳头溢出了白白的乳汁。秋玲轻轻的上下摆动腰部,并扭转着,对于这第一次的经验,她感到些许的害羞与刺激。当俊彦的手指揉捏她的阴蒂时,她的害羞心里居然消失了,她集中起全部精神来追求快感。紧抱着宝宝的秋玲,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冲动,从下半身急涌而来。有如沸腾的水一般,快感的泡沫从下半身喷了上来。膨胀到如汽球般时,宛若跟着宝宝一同飘浮在空中了。突然间,秋玲好像看到了圣母玛莉亚的肖像,手里怀抱着宝宝,飘浮在白云间,全身绽放了光芒。“啊!太好了,太好了。”嘴里发出了极为兴奋的声音。“啊!我要泄了。”俊彦叫道。抱着宝宝的秋玲,脸上显现出向上帝祈祷的美丽表情。“啊!好极了。”他们共同飞向了秘密世界了。这是秋玲最后一次和俊彦的相会了。“每当回想起你我之间的秘密时,宝宝的身影总会出现在眼前,他的目光看起来,就好像你的先生正在瞪视着我。”秋玲收到了俊彦寄来的这样的一封信。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