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救我的命,让你们干我老婆!

救我的命,让你们干我老婆!

外面下著小雨,我的心情很複雜……有件難以對別人啟齒的事,一直藏在我心裡有半年之久!  由於這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實在太不可思議,我事後百思不解為何當時會讓它發生……唉~~我竟然答應……讓我同梯的兩個好朋友,一同上我老婆!  事情是這樣的,我退伍雖然已四年,但跟軍中兩個同袍「阿詳」與「小陳」一直保持密切連絡,因為他們曾經救過我的命!  當年我抽到「金馬獎」,當兵是在馬祖的北竿,我當時是管彈藥的。有一天我盤點時,發現庫房竟然無緣無故的短少了將近一千發子彈及十顆芭樂子(手榴彈)!我嚇壞了,不知怎麼辦才好……  這事不敢說,說了一定送軍法審判!那時只差六個月就退伍了,心想怎麼會碰到這樣歹運的事,這下子退不了伍怎麼辦?我有一個未婚妻(我現在的太太)正等著我返台結婚呢!心情簡直Down到谷底!  當時人在離島,難免會把事情想得很嚴重,越想越悲觀……當晚,終於熬不過壓力,想舉槍自盡!就在這時,其實早就察覺到我神色有異的「阿詳」與「小陳」見狀,趕緊奪下我手上的槍。  他們問我怎麼回事?我不敢說,只是一直哭……後來,他們安撫我大概十來分鐘,告訴我世上沒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於是,我就告訴他們,我管的庫房無緣無故短少了將近一千發子彈及十顆手榴彈……  他們一聽,叫我不要慌,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說。由於「小陳」是連長的駕駛兵,以他國外讀過書的身份在閒餘之暇教連長英文會話,深獲連長的信任。「小陳」說:「小鍾,你別擔心,讓我去問問連長這事怎麼辦?也許他有辦法喬。」他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別想不開。  於是,「阿詳」與「小陳」就跑去問連長……連長聽了面色凝重,說這事非同小可,一千發子彈及十顆手榴彈不是小數目!就算要說成打靶報銷也差太遠。  我長話短說,過程我不說怎麼化解的(因為會牽連到他人),總之,最後有人幫我擺平了,我也平安退伍回到台灣。  我很感激「阿詳」與「小陳」的救命之恩,一直跟他們保持連絡,因為當時如果沒有他們倆奪下我的手槍,我可能已經不在人世,更遑論我順利娶妻生子,有個幸福的家庭。  退伍後的「阿詳」與「小陳」合開了一家消毒清潔公司,生意做得不錯。我們幾乎在每個週末都會聚會,三家人的感情好到不行!  可是,好景不長,台灣的景氣越來越差,這一兩年「阿詳」與「小陳」的消毒公司生意一落千丈,他們不得不關閉公司。(我很幸運,由於家中做的是「孤門獨市」的事業還做得不錯,所以我接手後一路順利,景氣壞並沒有影響到我家的生意。)更慘的是,他們的老婆一個死於車禍,一個跟老外跑了!幸好他們都沒有生小孩……  最近,「阿詳」與「小陳」常常來我家喝酒,心情鬱卒到極點!我感念當年他們的救命之恩,常常跟我太太提到軍中的事,說當年要是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現在這個家!太太小煒也很感激,所以他們來我家不管喝到多晚、多吵鬧也不為意。其實我太太還蠻喜歡他們倆,因為他們倆很風趣。  有時小孩跟傭人睡了,我們就會到外面去喝,去唱KTV,我太太跟他們都熟識到不行。以前他們有太太時,我太太會跟他們的太太熱絡,現在他們沒太太了,我老婆覺得他們很可憐……  長話短說,直接切入主題吧!  這一天,「阿詳」與「小陳」及我們夫妻喝得很茫,話題由批判陳水扁、抱怨馬英九……聊到性話題。當時我太太可能喝醉了吧,脫口問:「你們兩個現在都獨身,生理需求怎麼解決?」話一出口,我們互看對方,大笑起來。  「阿詳」說,他老婆才剛走,他的哀痛讓他沒有想到那方面……「小陳」則說,他一想到他好婆竟然被她餐廳的老外老闆給拐跑騙上床,心中就氣!生理需求怎麼解決?當然是打手槍囉!  我哈哈大笑,說:「那不是又回到我們在軍中一樣?有需求就到廁所裡打手槍。」「小陳」也大笑說:「對呀!有一次我不小心拉開廁所門,看到誰誰誰正在邊大便邊打手槍!」說著還比出那手勢。

  我也許真的喝多了,竟然說:「阿詳、小陳,那你們兩個一定很哈女人的身體……嘿嘿嘿~~為了感謝你們救命之恩,我老婆讓你們上一次!」  此話一出,我太太、「阿詳」及「小陳」三人全都住了口!三人很尷尬的看著我……我知道我說超過了,但礙於面子死不肯認錯,我又繼續說:「真的啊!沒有你們,就沒有我們!幹一次,沒關係!」  我原本以為我太太會出來打圓場說我喝多了亂說話,沒想到我太太竟然說:「嗯……你們是我老公的救命恩人,如果你們真的有需要,我……我老公不反對的話,我是可以配合的……」  哇靠~~蝦米?我沒聽錯吧?我老婆不但沒反對,反而還配合我?她竟然願意讓他們幹?哇咧,這下子我真的是「啞巴壓死兒子,有苦說不出」啦!  「阿詳」與「小陳」看看我太太,又看看我……幾乎同時脫口而出:「真的嗎?那……要做的話……是今天嗎?」看來我已經騎虎難下,嗯!好吧!大丈夫一言既出,四馬難追!既然說出口,怎麼不願意都得將錯就錯。看我太太好像也沒關係,嗯,就當作報當天的救命之恩吧!  擇日不如撞日!於是,我們就到附近的厚德路開了一間房間(家中有傭人及小孩,所以不方便),我們三男一女,進了房間……脫光衣服後起初大家面面相覷,有些尷尬,還是我太太比較大方,提議轉電視A片來看(這家賓館剛好有提供A片)。  可能是酒精作祟吧,很快地我們進入狀況,「阿詳」與「小陳」開始撫摸我太太的乳房和下體。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吃醋而硬不起來,奇怪的是……當我看到他們兩個毫不客氣地開始抓揉我老婆的奶子、挖她的陰戶時,我竟然莫名其妙的亢奮起來,陰莖竟然脹得比平常還大!  我老婆趴下來,開始含住「阿詳」的老二猛吸,邊吸還邊說:「詳哥你最可憐,就讓小妹來安慰安慰你喪妻之痛吧!」只見「阿詳」面朝上吐了一口長氣,開始呻吟起來說:「喔……好久沒這麼舒服了……小妹,謝謝你對我這麼好,肯借我慰藉我的喪妻之痛……」  這時「小陳」湊上來說:「不公平!我也粉可憐呢!我老婆跟阿豆仔跑了,我戴綠帽的鬱卒可不輸他的喪妻之痛啊!」我老婆這時急忙轉過頭去換含起「小陳」的大肉棒說:「對對對~~你也很可憐,老婆紅杏出牆!想必你平日一定悶壞了!」  就這樣,老婆「阿詳」這裡一口、「小陳」那裡一口的交換替他們口交!我好興奮,晾在旁邊邊看邊自己打手槍。我從不知道看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交媾竟然是這樣的刺激,還同時兩個男的!  這時,我拿出相機拍照,「小陳」還體貼的將我太太的內褲套在她頭上蓋住臉,還罵我說:「小鍾啊~~你少根筋喔?自拍要臉先蓋住!你要你老婆像陳冠希慾照的中的女星一樣被拍到臉喔?」他邊說還邊將老二塞入我老婆的肉穴中,我老婆低吟了聲:「喔……小陳,你的大雞巴好粗喔!輕一點……」  就這樣幹了約莫十多分鐘,「阿詳」與「小陳」換來換去,輪流捅我太太的陰道,我太太被兩人肏得翻白眼呻吟起來。我在旁邊一直叫:「阿詳~~幹大力一點!幹死我老婆!對~~小陳,插深一點!我太太喜歡人家頂她的子宮頸!深一點!」  我太太被他們幹出好幾次高潮,第二次高潮還興奮得噴尿!撒得滿床都是尿水。「阿詳」說:「小鍾,你太太會表演潮吹呢!好厲害!我太太以前也會!」(註:潮吹是日語,意思大概是指女人高朝時會噴愛液。)  這時「小陳」首先凍未條,說他快要射了!問我太太可不可以射裡面?我太太說不行!是危險期……於是「小陳」將龜頭拔出我老婆體外,射在地毯上,大叫一聲:「啊……好爽!妹子,妳的陰道好棒啊~~比我那跑掉的死Bitch還緊!小鍾~~你老婆真是人間極品!」  換「阿詳」躺在床上,我太太毫不客氣的騎了上去,開始用力用自己的屄屄磨他的老二,還用手一直撥弄自己的陰蒂……從未看過我老婆這等淫蕩,簡直無視於我的存在!於是,我湊過去把龜頭塞入她嘴巴,她閉著眼睛吸吮起來。  吸著我的屌,坐在「阿詳」的屌上,我老婆的下體越磨越快,用力蹬得「阿詳」欲生欲死,終於,他也射了精!由於來不及拔出,他中出在我老婆體內!  我太太驚呼:「唉呀~~怎麼給人家射在裡面啦……懷孕了怎麼辦?」我看「阿詳」射在我太太體內,感到更亢奮,於是把我太太一推,整個身體壓在她身上猛幹……不到三分鐘,我也射在裡面。  這時,「小陳」又硬了,把我太太翻身過來呈狗爬式,肉棒又幹了進去說:「不公平!要射裡面大家一起射!」由於我太太的下體還充滿我和「阿詳」的精液,「小陳」順著潤滑的陰道壁瘋狂地抽送起來,我太太這時已呈半虛脫狀。  幹了約三分鐘,「小陳」再度射精,這次他也射在裡面!我太太完全虛脫,倒臥在床上喘氣,下體湧出大量的白色濁液,是我們三人的精液!  我太太無力地說:「唉呀~~被你們害慘了!這下死定了,不懷孕都難了!怎麼辦啦?萬一懷孕的話,不知是誰的種呢……」  我們四個躺在床上,一起大笑!喔~~這真是一次奇妙的經驗……我竟然和其他男人合姦了我老婆!  我太太幸運的,沒有懷孕!後來,我太太由現在開始都吃避孕藥……因為,我們自那次4P之後,幾乎每星期都會聚在一起大幹一場,當然得吃避孕藥囉!  也許你們有人會認為我是神經病!自己老婆被幹免費的難道不吃醋嗎?瞎掰的吧?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真的不吃醋!看老婆被別人幹,我真的很興奮!不信?你要不要也來幹幹看我老婆?免費讓你幹!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