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女警半朵淫花(32)

    第三十二章。

    一场情缘,应好心珍惜,苦也好,乐也罢,追忆过去,只能徒增伤悲,当你

    掩面叹息的时候,时光已逝,幸福也从你的指缝悄悄的溜走。

    郝牛和我妈妈,就是牵扯一辈子的苦。不懂这一对怨偶在意什么?世上没有

    不平的事,只有不平的心。

    不去怨,不去恨,淡然一切,往事如烟。

    经历了,醉了,醒了,碎了,结束了,忘记吧。

    要终结这个僵局,我就得介绍一个男朋友给妈妈。但妈妈说,女人守寡就要

    守贞,不能再有性爱。

    「妈!你没结婚,何来守贞,为谁守贞?」。

    原来妈妈才是草海桐公主,在情郎出海一去不复返时,她不止日夜引颈企盼,

    还含辛茹苦把我抚养长大。

    我不能让草海桐的悲剧故事重演,我不能让妈妈的青春,香消玉殒在南丫岛

    的海边。

    说的好听,我站在警官和妓女的决择叉路口。

    呸!根本别无选择,也躲不过。想立於不败之地,我就得涉险走过妓女的浴

    火之路。

    女警为妓,风险很大,被抓到就万劫不复,那妈妈么办?我需要安排一个男

    人,不只照顾他,还要给她不一样的爱。

    给不一样的爱,妈妈不食人间烟火呀!难。

    又要保证妈妈,后半辈子经济不缺。难┼难。

    要做爱有本事!这一条是我订的。觉得这是择偶基本要求。想拥这三项要求,

    这…难上加难哟。

    我身边,能同时符合这三种要求的人选,有谁呢?矛盾的我很变态,想到二

    个人选:

    第一个,是老阿伯。风趣,年纪大才懂得疼女人。做爱超有本事,我的最爱,

    借用可以,怎舍得让出?不能录取。找理由,老阿伯住在地下坑道,里面阴森森,

    全都是捡来的破旧家具,杂乱不堪,还有股发臭霉味,不行。经济这一关,就过

    不了啦。

    第二个,是志杰!没错,就是志杰督察。或许妈妈需要配一个强悍的警察,

    保护他。

    志杰离婚没儿女,却有二栋楼。人风流有点坏,但心地善良。重点是,有一

    根动过手术的不倒金枪。

    自从被警犬咬到后,署里上下都在猜,志杰督察的阴茎手术后变怎样了?我

    见过,切肋骨填充,有点畸形,很像漫画里的造型,看来不粗但更长,感觉很凶

    悍。至於性能力,好用吗?不得而知。

    请假回婺源探病,就陪谷枫做一场爱,又赶回香港上班,这简直是在折磨人。

    一直以来,从小到大,我们看的童话书,爱情,听的流行音乐,哪一种

    不充斥着爱情?。

    然而这些、戏剧、情歌里,让我们感动的,卖座的,尽皆是悲剧。我们

    从中学习了这样对待的模式。

    不是折磨对方,就是折磨自己。

    折磨对方,固然是为了要令对方痛苦。折磨自己,又未尝不是要使对方愧疚,

    担忧。

    就如谷枫,他变了。

    也不知从那里学来的?他嘴里说爱我,却不是呵护,而是希望我当他的情人、

    妓女、性奴、玩物……。

    难道折磨对方,就是想看对方的痛苦,而因此证明彼此的爱?这是多么的变

    态啊。

    回到香港后,就我心的归航湾,想了很多,之所以说煎熬,是不舍这一段十

    几年的感情。

    但谷枫你小心一点,对浩文按下Delete键后,下一个可能就是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我最高兴的是咘咘和小叔结婚了,小俩口间,很幸福。娶到妓女,性生活不

    用讲,很和谐超棒的。

    自请处分案,陈报上去一个月了没声没影,在等待中度日。我不敢再奢求破

    格,也不找人去关说。

    督察班我已结业,是等派令的见习督察。目前最怕的是,非但没破格升迁,

    还降罪。我只求能不被降级,打回去当警员就好。

    妈妈的伴侣;我心的港湾;我的命运…,都卡在淫照的处分案。等待中,又

    到了排定要回婺源那一天。

    我出奇的早起,应该说睡不着,宁愿去当妓女,也不想回去婺源当性奴、玩

    物…,真的想,也来个临时有事,不回去了。

    但又想回去看看咘咘,犹豫不决,清晨四点,去池溏拍荷花。

    看见蛰伏多年的水虿,爬上莲蓬梗,想迎着晨曦蜕皮羽化成蜻蜓。

    终於天亮了,但是…

    天空氤氲靉靆的阴,牠无法晾乾羽翼。

    这朵荷又离我太远,我拍不到牠忧郁。

    想拍蜕皮羽化,镜头构不到。想拍荷花,没阳光。

    我笑牠选错日子,牠骂我没带望远镜头,怪东怪西。

    二相耗着等,直到天空丢下泪珠,在水面砸出涟漪。

    我按下快门,把惊鸿邂逅的残念,传给郝牛。正在帮佳伶姨煮臭肚粥的他,

    打电话来说:

    「倪虹!你的摄影作品,拍得到心,这张拿去比赛,只是说明文字要再润饰

    一下」。

    这时佳伶姨在一旁喊肚子饿,用闽南语在一旁骂他:「没内才,搁嫌傢俬短」。

    听郝牛说,佳伶姨的性需求超猛的,看来我这爹爹应付不来,呵呵。

    於是我把说明文字,修改成〈想拍蜕皮羽化,构不到。想拍荷花,没阳光。

    我笑牠选错日子,牠骂我没内才搁嫌傢俬短〉。

    故意的,取笑郝牛临老才得美娇娘,被嫌傢俬短,老来辛苦哟。

    难道我做错了媒?难道我和谷枫的爱情,要註定悲剧收场?。

    我没有逃避,随便拎二件衣服。在回婺源的飞机上,恭逢其盛,看到港珠澳

    大桥完工了。

    但我的论文〈性工作者的心理剖析〉,一直无法完成。深陷其中,我无法自

    拔。

    反证谷枫心中,我早就是妓女、性奴、玩物……为了保住官位,得完成论文。

    於是当妓女变成唯一的解决方式,纠结久了变成一种病瘾,如今它被逼萌动了。

    当年的倪虹在性领域,我太嫩,只有一个男人谷枫。

    浩文处心积虑要我下海,我心里因为有爱,才没沦落成妓女。这些年来,在

    催情淫药和男人肆虐下,我的身体,早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妓女。

    如今,谷枫不再是我的依靠。浩文学长、Marlon、志杰督察、暴屌哥、

    哈士奇、老阿伯…,轮番推着我往前走。

    而姚千莹、咘咘、林雅婷、爱梦兰、佳伶姨…这些红粉知己的经历,让我觉

    得女人当自强,升官飞上枝头,才能品嚐人生。

    加上身体内还有催情迷药的余毒,催促心里想当妓女念头,时间到了,像种

    子发芽,变得无法阻止。

    二段当妓女的影片愈是疯传,影响愈广对自请处分案就愈不利。看坏,我很

    有可能比照志杰的模式,那我就会被降级为警员。

    唯一能翻身的,就是完成论文,即可稳住见习督察的阶级,不会万劫不复。

    所以完成论文对我很重要,看来妓女当定了。

    主宰自己,追求自己,只要做了妓女,非但能升官,也能舒服的过日子。

    今后肮髒好色的男人,贪婪的靠近,我不会再霸道娇恁。但我不会作贱自己,

    我要靠妓女出人头地,我要站在警署的高岗上,当一只母狼,想舒服的过日子。

    这一回,我学蛰伏多年的水虿,爬上莲蓬梗,想迎着晨曦蜕皮羽化成蜻蜓。

    接下来,就是谋定用什么方式?在那里下海?如何在不影响上班情况下执业。

    我不会像姚千莹和咘咘,被经纪人绑着、被剥削,只有死路一条。

    南昌。飞机落地。反常,谷枫和小叔一起来接我。

    三人在车上聊了半小时,都是在聊咘咘,谷枫直夸咘咘很会照顾婆婆。我听

    得不是滋味。

    看车子还塞在南昌市,我推说最近常失眠有点累,和小叔换位,我要去后座

    补眠一下。感觉睡很久,才过景德镇,我眯着眼听二兄弟在前座聊天。

    「大哥!吝啬,最近都没有大嫂的裸照看」。

    「她不拍,我怎分享?」。

    自从督察班结业后,我开始爱惜羽毛,就不再传裸体自拍给任何人,包括谷

    枫。

    「骗人,咘咘都让你肏几回了,还说安排大嫂抵给我,全都黄牛。」怪不得

    听小叔要娶妓女,谷枫那么乐。原来我不在家,这二兄弟有妻共享,咘咘一女侍

    二夫。

    以为是自己想淡出婺源,才造成谷枫对我很冷淡;原来是这傢伙有了新欢。

    退一步想,我和咘咘是好姐妹,自己私生活也没好到那里去,他们兄弟共妻

    的事,我还是少计较的好。

    直到谷枫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肏你大嫂,这事儿我提?会死人的。哪。手机,自个儿看吧!」看来谷枫

    拿我以前的相片搪塞小叔。

    「大嫂真有气质。」我要挑几张传给咘咘看。

    小叔一边传相片一边评论我,「看。身材这么好,胸部又大,乳头粉嫩,金

    色阴毛柔顺又整齐,咱彩虹桥的男人都哈死了」。

    「慢慢欣赏吧!可别让咘咘乱讲咱三人的事」。

    「哥,你早陷入绿帽癖,就别再鸵鸟了。即知,为何不处理,袒白面对?要

    嘛挽回,要嘛直接开诚布公,同意大嫂和其他男人做,你乐得当龟公」。

    「不行,男人投降,就输一半。我会忍,看她如何?」。

    「我也得替大嫂气愤。你明知她爱你,出轨更非本意,她才会矛盾痛苦不已。

    你又何必为难她?」。

    「我爱她,当然很痛。不直接说破,是以为她喜欢这种悄悄偷情。谁知后来

    连我也沉沦,喜欢戴上绿帽了」。

    车子里突然静了下来,二兄弟不再说话。我开始回想起2岁的情人节晚上。

    谷枫去嫖妓回来,直接把我扒光。当时我也知道自己出轨有错,没说话,配

    合着他。谷枫肏的很用力,很粗鲁,讲了很多当龟公的话。我也不反抗,咬着嘴

    唇默默的呻吟着,直到他在我体内射出。

    之后,我有问、他不说,一直没有开诚布公,但彼此都很努力了一段时间,

    仿佛又回到了纯爱的日子。可是我知道,谷枫已经对我埋下不信任,看来早就有

    绿帽癖。

    「哥,你最早发现是何时?」。

    「她回来几天都穿同一件套头衣服,刻意俺饰脖子上的咬痕。真正令我心碎

    的,是她在回家前还彻夜出轨,带着外遇男人的精液回卧虹居」。

    穿套头衣服,是我破处没几个月,穿着女警服在天桥上,被浩文学长种草莓。

    他发现的很早呀!那时,我还没出轨。如果谷枫有处理,他就不会全盘皆输。

    谷枫继续抱怨:「很讽刺,倪虹说卧虹居是她的神圣殿堂,她却带着野男人

    的精液爬上阁楼」。

    这事,我更印象深刻。前一夜和浩文彻夜淫欢,一踏进卧虹居,罪恶感超强

    烈,真的有开口要自首。可是只说了一句「枫!我…我…Isorry…」话,

    就被他用硬绑绑的肉棒子打断了。

    谷枫,是你这傢伙,自己贪色误事。怎怪起我…。

    谷枫对小叔说:「我一开始不知道,还亲着吃别人的精液。可一看到她情夫

    传来微信图片,我舔舔唇,竟反而让我兴奋,瞬间无耻的硬了」。

    原来浩文这么卑鄙,拿我身体当玩物,还毁了我幸福。怪不谷枫那天有说一

    句:乾脆挂着牌子,连人出售好了。

    「哥!事情都过去,咘咘也用身体,补偿你这么多。真正该哭的人是我吧」。

    谷枫无语,把车子开的很快。

    「开慢一点,多体谅大嫂,你们即还爱着对方,没打算分手,这份爱就该转

    型,重新出发」。

    「倒是苦了我,老婆借你。还要听你形容大嫂的淫荡,肉体多么美好,我简

    直刺激到了极点。有些觉得赔了夫人又折兵,被大哥你耍了」。

    「你是赔了夫人,那来折兵?」。

    「你肏我老婆,而我只能看大嫂被肏的淫照,自己打飞机。当然是赔了夫人

    又折兵」。

    「知道啦!咱兄弟情深,别计较啦」。

    「别计较?你淫我妻;大嫂让我淫才公平啊!还有,咘咘怀孕四周了。她同

    意,明年让哥播种,帮你生个娃儿」。

    「谢谢啦!也不知怎了,你大嫂怎都不会怀孕?」。

    「要不要改天我来,我的精子比你强,都是谷家公司货,别计较」。

    「好啦!以后再说,最近倪虹很冷淡。我怕无力挽回,再讲这些,被你嫂醒

    来听到,我就玩完了」。

    二兄弟全然不知我全程都听到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俩兄弟都有淫妻癖?真不愧兄弟啊!我心里没有难受,反

    而顿时觉得好轻松,看来咘咘帮了我很多忙。

    只是我有点惊讶!咘咘是妓女,不在乎多一个男人,但她怎会想帮谷枫生孩

    子?。

    回卧虹居,我装若无其事,但心里一直盘算着。

    一转眼二天过去了,我最高兴的是,咘咘主动和我分享她怀孕的喜悦。她也

    有主动问我商量,谈借腹生子的事。

    「我命是倪姐救的,听大伯念你无法受孕。我想,你若不介意,我…我来替

    你当孕母?」。

    我心里没反对。只淡淡说:「和谷枫没领结婚证,这事儿我无权过问,顺其

    自然由他决定」。

    第三晚,他们在喝酒,我在整理论文。一来,不让二兄弟共妻的事儿,影响

    心情。二来,就是赶快完成论文。

    还骂自己,倪虹,你是不是想升官想疯了?。

    扣!扣!扣…有人敲门。

    小叔端了二杯酒上来,站在阁楼房口,叫:「大嫂!陪我乾一杯再工作」。

    我的阁楼,是不容外人进来的,只好起身去房门口。他说任我选,二人举杯

    乾了酒。

    我继续工作,他们三人还在楼下嘻闹,说要玩〈矇眼睛猜东西〉的游戏。

    能在九龙塘当女警不简单,我傻里傻气是装出来的。猜也知道,这二兄弟,

    又想对咘咘做色色的事了。

    我不想下去和稀泥,换睡衣,想迳自先睡了。

    感觉睡着了,又被吵醒。谷枫进来在耳边吵嚷,「老婆!老婆!咱来搞一下

    …」。

    唉!这牛,一喝酒就想做爱?我点头,心里想就随他去。

    於是跟往常一样,被他扒光。

    奇怪?我连眼皮都睁不开,只能从眼缝看见屋子里泛着五彩缤纷的光,看来

    催情迷药的毒又发作了。

    这才想到,老阿伯帮我调配的中药,近来都没吃。看来这回无法控制淫毒,

    我觉得全身无力?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过了一会儿,又有敲门声。我惊,想起身,连拉毯子的力量都没有。好再谷

    枫拉条薄毯帮我盖上,就去开门。

    一个摸糊的影子进门,是男人。卧虹居的阁楼是不容外人上来的,谷枫竟然

    这么大胆?这男人是谁?想看清楚,但整个屋子都在转,全是五彩缤纷的光。

    「大哥!有什好康的?」眼前迷濛一片,但耳朵可正常,这进来的男人是小

    叔。

    小叔踩着五彩缤纷的光束,来到我床前,我想逃全身无力。

    他显然看到我裸裎,开口问,谷枫大声责斥回:「还装,你给她喝什么酒?」。

    「我?没有啊!就一小杯咱谷家私酿酒,任由她自己选。怎可能,我来看看」。

    「大嫂!大嫂!我上楼来找大哥可以吗?如果生气我马上下去」。

    我想喊,叫这廝给我滚出去,却叫不出来。房内安静无声,二兄弟睁大眼睛,

    大笑,看着全裸躺在床上的我。

    「兄弟,你大嫂这身材漂亮吧?」谷枫开口问。

    「身材真棒,皮肤又好,怎一杯酒就醉了呢?」小叔盯着我回问。

    「啊知!叫你上来,是以为你对大嫂使坏。」谷枫伸手轻轻抚着我,继续说:

    「她被下过催情迷药,被她学长奸过,还影片外流。这段日子我心很痛,但

    我们还是撑过来了,没有影响到感情。」谷枫的口气听来很呕,也很舍不得。

    「大嫂对哥的爱,比咘咘对我坚贞很多。看这副身材,嫁来穷乡僻壤,你值

    啦」。

    「没错呀!真的是很值。」我的美,引来二兄弟又一阵得意的笑声。

    谷枫把手伸进薄毯摸我的乳房,说:「她的胸部是Dcup,胸型很漂亮是

    水滴奶,我常说你都不信。来~看一下,别说我吝啬…」。

    谷枫说完掀开一边,接着放开手,让我整个右边胸部都曝露了。我不是没抗

    拒,而是连眼睛都睁不开,看来是那杯酒连动催情连药,又让我自主神经失能了。

    「看,这乳头颜色漂亮吧?」。

    「漂亮!我家咘咘是Ccup,还有些下垂,乳头像葡萄乾…」小叔愈看挨

    得愈近,说:「这乳型,象徵正义,却洁净如公主般优雅的胸型」。

    接着感觉被碰触,应是手指头,很轻,一定是小叔,因为他说:「胸部很柔

    软又有弹性…」。

    我很紧张,却只能胸部动一下,小叔马上下评论:「喔喔~乳房敏感指数来

    到5」。

    「哥,你准备应变,我测拭一下…」小叔说完,开始碰触乳头,我似乎有回

    应,但苦於无法自己。小叔评论:「乳头马上挺立,敏感度高一点,来到」。

    瞬间,有湿有火热,应该是他亲我乳头,连无法自主的我,都感觉自己浑身

    颤抖。

    「哇!破表了,大嫂有知觉在矜持,修正,乳头敏感度高达10。泛潮红,

    看似火灾,要喷乳了…」。

    自己的婆被这样测拭,谷枫竟然从头到尾,都没阻止。我生气到极点,是你

    家要发生火灾,我想杀你全家呀。

    被纵容的小叔,吃我乳头吃的滋滋有声,「喔~这母乳的记忆…幸福呀」。

    谷枫发现我在颤抖,慢慢摸着我的身体,像在安抚?自己的老婆被这样讚美,

    他爽死了,喝了酒的男人装扩气,说:「想看你大嫂的屄吗?」。

    小叔应一句:「当然想。」又吸了一口乳头,马上翻身往下而去。

    谷枫竟然全部掀开,让我裸裎,还把我二腿掰开。真想杀了他全家,可我竟

    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过来看!」小叔听谷枫召唤,赶快靠过去,知道自已屄已经曝露在二兄弟

    眼前,我觉得超害羞。

    「这屄真漂亮,阴毛金色的,又直又柔,阴唇都没发黑」。

    谷枫说:「我反而喜欢黑的!咘咘的鲍,被咱搞的又黑又外翻,多美啊~」。

    我愣住了。何时改的?怎内地男人和香港喜好不同。

    「哥,说实话,我一直梦想肏大嫂。各有特色,黑鲍淫靡,粉红鲍鲜嫩,鱼

    与熊掌我都爱。只要有得肏,不论黑苞、粉苞…我都很期待」。

    「太完美,没乐趣。最重要的要淫荡,能配合。颜色是指标,黑鲍好」。

    「对了,你说嫂被很多人奸过?怎还这么粉嫩完美。」小叔似乎看呆了,不

    太理会谷枫的谬论。

    谷枫小声的说:「你自己扶着她的腿,看得更清楚,但别摸她。我可不想把

    她闹醒」。

    「好!」小叔说完接手,靠得更近在看我的屄。

    「哥!大嫂有知觉,看…她小屄在淌淫水」。

    「她被下药后身体超敏感,但这会儿没人碰她,不可能,那是我昨晚射的精

    液」。

    「不是啦!你过来,我试给你看。」没想到小叔竟大胆的用手指头压我屄庭。

    「看!是从腺体冒出透明的汁液。不是精液」。

    「哥,你不是幻想她被我肏. 趁今儿,我用屌头碰她,看她会有什反应?」。

    「你小心,别把你大嫂弄醒了」。

    「知道啦!」小叔的手开始游移在我双腿上,我神经可敏感的很,能感受被

    猥亵。很噁心。

    「喔!你是我幼小心灵里,最伟大的妈妈女神。看,连脚指头都晶莹剔透,

    全身飘着淡淡的果香。」小叔称我是妈妈女神,是小时候骨折,我帮他洗过几次

    澡。

    小叔一边讚美,一边将我瘫软双腿分的更开。我眼睛睁不开,眼帘看得到的

    视界很窄,但知道小叔光着下半身,把我两腿架成M字形,他扶着肉棒轻碰我的

    屄,兴奋的说:「哥!你最爱的女人被这样,你会爽吗?」。

    「当然!咱同母异父,系出同屄。你有凌辱老婆的嗜好,我就不可以有?不

    要动!我…拍…拍一张照…」谷枫显得很激动,连讲话都会结巴。

    我也是惊颤连连,这事儿在三叔调戏那回露了头,一直闷搁在心里。我婆婆

    不只侍二夫,这年幼小叔难不成是三叔的种?怪不得二兄弟的阴茎,悬殊这么大。

    小叔很坏,得到纵容,竟挺着腰,让龟头在我小穴口一顶一顶的撞,要不是

    他的屌大、我窄紧,恐怕早就滑进去了。

    「哥,看心爱的肉屄被男人这样顶,什感觉?刺激吧」。

    「你看,我一顶,屄唇内陷,淫汁溢出…看,像半开的淫花,在期待男人…」。

    谷枫说:「嗯!真像一朵淫花…这么湿…」他在颤抖的猛拍照,结巴的说:

    「我…我…成天幻想,想…想看她被奸,都是她同事…那奸夫…传这种照片害我

    的」。

    「哥!别气,别气。嫂被奸…都奸了,今天就同意我搞大嫂好吗?」小叔说

    完,又用了一分力,我感觉唇瓣勉强在守贞,但很湿很滑,我知道自己快失守了。

    谷枫还在迟疑着;小叔在等,连我也在等,谷枫会如何决定我的未来?。

    小叔看谷枫迟疑,又再偷偷顶我一下,内陷的唇瓣变成包容,龟头有一点进

    来了,他小声的说:「我这根比你的粗,比你的长,你不是想看大嫂在你眼前,

    被不同男人奸淫的样子?」。

    「嗯…想。但得看你大嫂愿不愿意?我怕弄巧成拙,失去她。」谷枫这话让

    我心很酸,但也海扩天空,代表他从心痛中走出来了。

    「那,我来拭拭。」小叔用龟头,往我洞口蹭了几下,感觉小穴被龟头肏进

    去了。我可是用尽了全力在反抗,但在二个男人眼前,我只是突然嗯的一声。

    我这非自主性的嗯一声,让二兄弟都吓一跳。小叔赶快跳开,谷枫接手。也

    扶着肉棒,用龟头在逗我的屄,假意叫我,「倪虹…倪虹…」。

    看我无法言语,对小叔说:「你大嫂可能被调教成功,最近变得非常淫荡。

    反而让我有挖到宝的惊喜」。

    他说完,看我嫩穴流着淫水,就把肉棒塞进我体内。

    「哥!看着大嫂吞着棒棒,阴唇一进一出好刺激。你一定很爽吧?」。

    「对呀!有此淫妻,肏没五分钟就缴械,真的是蓝瘦…香菇呀」。

    「哥!可是你肏咘咘,很持久呀!?」。

    这话,伤了我更深。和别人做,很持久。那,蓝瘦…香菇的,该是我吧?。

    「老婆!肏你给我弟看,爽吗?快告诉我,我肏,你爽吗?」我当然爽,爽

    的是他看开,我无挂碍。难得看谷枫这废…,唉!鲁蛇…在他弟弟面前大展雄风。

    「嗯…嗯…嗯…」我想喊爽,配合给他面子。但喊不出来,只能嗯…嗯…的

    回应。

    「哈!我肏,她一爽,就会这样,嗯…嗯…的骚啼。你嫂没事了,原来咱家

    的私酒会诱发催情迷药,会让她变得更淫荡。嘻…嘻」。

    「呵…呵!那,要不要我召来咘咘?今晚咱兄弟来个彻夜淫欢?」。

    「先不要,别把好事砸锅了。」二兄弟聊着,谷枫也大力的肏着。说:「她

    即使这会儿有意识,明儿醒来后,对爽有印象,但情节、过程全不记得了」。

    小叔听了胆子更大了,开始摸我的乳房,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谷枫面前被外

    人猥亵。

    「哥!你觉得,大嫂被放药,是福还是祸?」。

    「我就爱她的天真与善良,觉的是福不是祸。她明知学长很坏,也觉得被师

    傅侵犯是可以容忍的。催情迷药,让她没有罪恶感。而我也可以鸵鸟,我们都不

    用面对肉体背叛的冏境」。

    「那哥承认有淫妻癖啰?」。

    谷枫点点头,说:「虽然看着心爱的人被肏,就是兴奋,却又不是滋味,但

    有淫妻癖的人就是这般贱,呵呵呵」。

    可是此刻,我仍无法动弹,但催情迷药在发作,全身欲火在烧,充满欲望的

    胴体骗不了人。

    我被谷枫肏到乳头挺立,小穴里淫水氾滥,顺着大腿根开始流淌了。

    而小叔在一旁流口水,他对着我淫笑,吃我奶,还说我身材比咘咘漂亮。

    被弟弟说成淫妻癖,谷枫更是激动,他更用力的肏我,肏着肏着,一边喘气

    一边说:

    「男人谁不会淫妻?都嘛怕失去的醋劲,才会发酵成佔有欲。就如你明知咘

    咘爱你,当她帮我舒解性郁闷时,你也觉得她是赚爽,而非被人淫」。

    「你大嫂被奸的图影,我全套收集还拷贝了好几份,每回看那淫荡样,我只

    会愈陷愈深。现在只要一硬,就想看她被别人奸淫的模样。可惜一直没有亲眼看

    过」。

    没想到我在香港的经历,谷枫全都收集,问题是他在内地,究竟是谁提供的?

    当然心知肚明,摊牌就只差最后一层纱,没有掀开来讲而已。那。我还介意

    甚么?一时间,顿时觉得圆慌很累,坦诚无限轻松。

    刹那间,我不再害羞,我很想拥抱他,说声谢谢体谅,老公!我爱你。但我

    不能言语,只能发出嗯~嗯~嗯~的声音回应。

    谷枫愈肏愈快,我的呻吟也由慢至快。被欲望已经淹没的我,早抛开所有羞

    耻心,忘了小叔的存在。

    我呼吸开始变得很急促,被谷枫发现我有意识,却不反抗,他胆子大了起来,

    变得一脸猥琐。

    「她快清醒了。小弟,快,换你来肏,帮我肏爽你大嫂」。

    二兄弟互换,小叔跪在床上,先用龟头顶着我的小穴口,手指在我阴蒂上画

    着小圈圈。

    还是不能言语,但我知觉清楚的很,兄弟感情再怎么好,也不可以有妻一起

    肏呀。

    想说的话,只能在心里吼:「啊…啊…谷枫,你…你疯了吗?我可是他大嫂

    …啊…不行呀」。

    小叔扶着我的腰,说:「妈妈女神!当年被你笑的小鸡鸡,继承我爹的优良

    血统,现在是彩虹桥第一超屌,这会儿就要来肏你了」。

    彩虹桥第一超屌又硬又热,硬是撑开湿漉漉的小穴口,顶几下就是进不去。

    小叔硬来,我好痛却叫不出来。

    「哥…大嫂的屄,比咘咘还紧很多,进不去…」。

    谷枫很紧张,说:「别急…慢慢来,搞醒她…你没很吃,我就死定了。」

    突然间,小叔用力一顶,痛死我了,痛到我脑袋短暂的空白。当他的龟头顶

    到我的最深处时,我心里感觉很酸,阴道深处很麻、很胀…。

    〈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