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女警半朵淫花(33)

    第三十三章

    催情迷药让我失去自主能力,但湿淋淋的阴道被填满,我能清楚地感受到这

    一切。

    我算人妻吗?头一次,在谷枫面前失去。

    而肏进来的人,竟是小我十一岁的小叔,小时候还帮他洗澡呢。

    痛的是心,但很快就不痛了,继之而起是彩虹桥第一超屌,带给我舒麻的甜

    滋味。

    谷枫,你让你的女人在你眼前失去?正想下定决心,要按下Delete键。

    这时候一肏到底的小叔说:「哥!嫂子的屄真紧…好在我比你够力…」。

    二相比较,这才感受得到。承三叔的大屌遗传,小叔的屌比同母异父的谷枫,

    最少大上二号。

    小叔适应了一会儿,仗着他的屌大,边肏我的小屄,边说:「宛如处女…好

    热…窄紧…」。

    他又进出几回,说:「哥,嫂子湿了…润滑了…实在爽…哥,怪不得你不济

    事」。

    谷枫回:「唔…你这是笑我吗?」。真废,没用的男人,老婆被肏,还被讥笑

    性不济力。

    彩虹桥第一超屌在我体内进进出出,带给我的感受超不同。小叔除了肉棒比

    谷枫大上二号,他的技术也值得夸讚。

    他越插越猛,幅度越来愈大,激狂的动作,让我感觉整个阴道被强烈摩擦,

    变得非常火热,我很舒服,但是不能出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被看穿我是醒着

    的。

    他肏到我下腰拱起,白皙双腿自然抬高后缩,小腿带着连脚指都透明的脚丫

    子,在空中甩荡。

    小嫩穴被大屌奸淫,却无法说话。二腿在空中甩荡,仿佛在说,肏…我,肏

    我…,不要停…不要停…。

    谷枫看得爽说:「哇!你真行,一开一合的阴唇,开始外翻了。你这么粗,

    把她的屄都要肏大了」。

    粉嫩的阴唇被大屌一次次的撑开,肉棒一次次完全没入我阴道最深处,共妻

    像利刃,真实戳破我的矜持。

    嗞…嗞…嗞…。

    「哥…有听到声音吗?我顶住她子宫…啊…她会咬我龟头…啊…好爽哦…她

    会咬我龟头…哦哦…」。

    嗯…嗯…嗯…乱说,我那有咬你?

    谷枫也不信,说:「是哦!我肏了几年,怎从没过咬濄?」。

    但快感让我控住不住自己的身体,我腹部深处开始颤抖,这是实话。

    「有啦!嫂子又开始咬我龟头…啊…哥,你看,看她腹部…我没动,快看她

    腹部…她会咬我龟头…好爽哦…」。

    我腹部深处得确在猛烈颤抖,完了…就要忍不住…快叫出来了…我不能撕破

    那层纱,咬紧牙根,只能在心里无力的低吟。

    「哥,心疼吗?看着心爱的嫂被我肏,有没有兴奋又很不是滋味?」。

    「不会。就说我喜欢黑呗!她早被肏坏了,可身材、肌肤还这般完美,不真。

    如果阴唇肏黑、外翻,看起比较贴实」。

    「哥!你精虫上脑哟,大家都爱这粉嫩,黑的有什么好啊?」。

    「当然是黑的好啊~黑的才有淫靡的气氛,肏起来会更刺激」。

    我一直以为粉色的有鲜度。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才花那么多钱,买黑

    兰极萃乳霜花心思为谷枫保养,才有今天的粉嫩。

    没想到男人竟然觉得,嫩红是人工不贴实。黑色、外翻的,才有淫靡的气氛。

    这风潮是什么时候改的?

    「哥!你看,屄里面这水真多,怎还这么窄紧啊?爽死我了」。小叔边说边

    抽插,说话声音有点大。

    「你小点声,别吵醒了她」。谷枫不是吻我就是吃着我的奶。看着小叔在这

    样肏我,他看到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我一样动弹不得,但是被二兄弟亵玩,我的刺激感排山倒海而至,犹如中毒

    发疯般,失去矜持的女人,只能继续嗯~嗯~嗯~的嗯声附和这二兄弟。

    我知道,再继续下去,我就要达到高潮了。

    不希望他停,小叔也没有停。谷枫,你是猪呀!你的女人就快要在你面前,

    被外人肏到高潮了。

    突然间所有的快感、羞耻一拥而上,我全身紧绷,感觉阴道开始不断强烈收

    缩,双腿间开始痉挛。

    想要…又想反抗,僵持了好几秒,然后意志垮下来,全身开始抽搐、颤抖。

    只有女人懂,那是女人高潮的标准动作。

    「哥!她下半身开始颤抖!阴道口也流出汁液,大嫂快高潮了」。

    「对呀,看过视频,她被外人奸淫都会这样」。我心里也有话,反证二兄弟

    觉得,我明天会甚么都忘了。要玩,大家来~。

    意志一松,感觉浑身颤抖,整个人重重摔了下来,爽翻了!我被小叔肏出高

    潮了。

    谷枫跌坐坐在一旁,摸着我的奶,看他弟弟肏我,问:「哇!你怎这么猛,

    这样狠肏,都不会射?」。

    「多练!大嫂不在,我就把咘咘借给哥,练屌功」。

    「嗯」。谷枫低头亲了我一下,又爱怜的摸着我的雪乳。

    「大哥,你这是心疼吗?放心,不会肏坏的啦」。

    「没关系啦!反正我喂不饱这个淫荡妇。这会儿,只是心里感触许多」。

    小叔抱着我的双腿,挺腰用力推拉,不停进进出出,还说:「把自己的女人

    送给人肏,第一次难免不知所措」。

    他技巧可真不错,知道我高潮过了,随即慢下来,没有停,每一下还是都直

    插到我花心上。

    「哥!这时候,要慢一点,帮女人添柴火,自己也休息一下。呵呵~你看你,

    鸡巴对着大嫂在敬礼了!想肏吗?」。

    「不!真希望她是醒着,让我拍照。朋友想看我老婆,光着屁股帮我含鸡巴。

    却像母狗趴在地上,让别的男人肏. 」谷枫想把送老婆给人肏的相片,发在群组。

    「呵呵!哥淫弟媳;你妻却在香港任人人骑,怪不得你憋闷呀。今后咱俩,

    要争气板回面子,兄弟共妻维持谷家传统,快活…哈~哈…」。

    「我头一次看她被别人肏穴的影片,是在美容会所被迷奸,那一副淫荡模样。

    记忆犹新,我这绿妻病瘾,从那一回,就无药可医了」。

    这二傢伙在吐心声,但小叔的动作可没马虎。没人看出我第二波舒服又来了。

    我眼睛一直没有睁开,但是舒服…让我醉了。

    都没有被打扰,那高潮…天阿!还是有罪恶感,但第二次高潮来的快,刺激

    感更强烈,那舒服排山倒海而来,一波一波,持续了好久…。

    耶!我又偷偷再次达标。

    独自享受,沉浸在这淫乱的氛围,知道如果掀开这层纱,今后会变成二兄弟

    的盘中飧,亦喜亦忧,汗水跟淫水差不多多。

    「哥,那你看大嫂被奸淫的图影,那一段最让你爽?那一段最让你纠心?」。

    「最让我爽的,是她在厕所被江浩文肏的那一次,看她发自本意的喊爽,我

    最爽」。

    「那最纠心的呢?」。

    「最纠心的,是她觉得愧对我,不敢正视定情物,抓住白玉项炼被奸淫的样

    子。肯定是有罪恶感,她泪珠差点掉下来的时候,我心非常沉重,隐隐撕裂的痛」。

    「看我肏大嫂,你鸡巴这么硬,要我让你来几下?」。

    谷枫说:「难得有机会,你爽就好」。谷枫说完,自己在撸管。

    小叔更用力的深肏几下,怕我爽度往下掉吗?二兄弟又接瓄聊:「哥!有没

    有担心会失去大嫂?」。

    「当然会,所以当龟公这么久,一直隐忍不敢张扬。都嘛咱兄弟不争气,挣

    不到钱。真担心你大嫂为了咱家,被骗去当娼妓」。

    「对了,大嫂在男厕所,一脸欠干的样子。那个叫浩文的,不是说:要当

    经纪人,有赚头,会分一半给咱…,有吗?」。

    「那有。老婆去卖,这种钱我…我伸不出手…」。

    「你老婆当妓,她赚爽,咱家赚钱,有什不好?」。

    「主动和被动不一样!你看她现在,像淫荡女神在侍奉咱。那一天,她为了

    生活帮男人吃屌,为了钱出卖肉体还要被凌辱。我怕那股妒意,会让我想杀人」。

    「哥!这一路走来,你当龟公,憋闷这许多苦楚,真的要一直演下去吗?」。

    「或许。爱她就顺着她,除非她自己要讲,否则问也是白问。只要不会有负

    面伤害,她想玩,只好让她去玩」。

    头一次听到谷枫的内心话,我除了震撼,就是感动!没想到,这种淫靡、荒

    唐的事情,竟然可以充满爱和温暖,我感到很欣慰。

    小叔没有忘了我,又深肏了几下,边肏边说:

    「哥!赶明儿个,我来个酒后吐真言,让大嫂接受咱兄弟的想法。是否要配

    合,由大嫂自己决定。如果她翻脸,你就骂我、打我,来个苦肉计善后」。

    「好呀!她同意最好」。

    小叔很会安慰谷枫,说:「如果大嫂不同意,就比照今天用私酿酒,咱照样

    可以共享淫妻」。

    这兄弟俩对我的感情,深浅立见。二人聊到男厕我当妓给浩文肏那段,对谷

    枫是妒意,而对小叔却是欲火。他说:

    「我希望大嫂和咘咘都去当妓」。说完更是激狂的肏我。

    「小弟,你大嫂有意识,不要再乱说话,今天你替咱谷家争面子,替我肏爽

    她。我来多拍一些照片…」。

    「要玩就疯一点…我来让她摆淫荡姿势让哥拍」。小叔说完,真的让我像母

    狗一样趴在床上,他从后头肏进来。

    看我浑身无力,谷枫就拿枕头垫在我胸下,他跪着捧我的头,把肉棒插进我

    的嘴里。

    「这姿势很美,不要动,我多拍几张」。谷枫难得自己当主角,拍得很高兴。

    至於我,当小叔的肉棒进来时,我闭着眼睛,却能感受被男人的阳刚撑开。

    嘴巴含着谷枫的鸡巴,无法开口回应,但能感受谷枫的兴奋。而肉屄窄紧的

    胀满,更让小叔很亢奋。

    「哥!这窄紧…爽~好爽~」小叔顾着爽,在我身后乱肏乱叫。

    「她屄比咘咘更紧实对吧?你的咘咘可以卖。我再穷,也舍不得让倪虹当娼

    妓」。

    小叔说:「大嫂有够湿,屄又够紧,真是一个小荡妇。手机拿过来,我从这

    一头拍过去」。

    我心里骂,二头猪!咘咘当过妓女,爽度怎能和我比?

    「哥!咱今晚,把大嫂的后菊花开苞了吧?」。

    「她会恨你一辈子的」。

    小叔奸笑说:「哥不是说醒了隔天也记不得了,你肏过我老婆的屁眼,大嫂

    就该抵偿给我」。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不懂爱情,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怎说?」。

    「我爱这傻妞,不会践踏她的最后底线」。

    谷枫的坚决,我也算有感动,一直以为谷枫老实却有点笨,没想到这头牛超

    精明的。

    而最重要的是小叔,从卖原味内裤开始,这二兄弟就一直共享我的淫照。而

    小叔非旦人小鬼大,还一直扮演谷枫的心灵知己与导师。

    谷枫头一次看老婆被肏,又是自己最亲,最信任的弟弟。他禁不起刺激,插

    在我嘴里没几下,就在我嘴射出精液,我无法言语,不能吞嚥,香浓的精液就从

    嘴角流下来。

    而小叔的性能力,在老旧堂屋,和咘咘四人同房性爱那一次,我在泥地上见

    识过了。

    这屌毛也不顾他大哥射精,又把我板成正面,迳自继续肏奸我。他还接收谷

    枫让出来的上半身。

    持久,才是胜利者,坐拥全部。小叔压趴在我身上,下面肏穴,上面大口吃

    吸我的乳头。还当着谷枫的面对我舌吻。

    更在我耳边嘲讽说:「大嫂!女神妈妈…好姐姐~你听得到,对吧?我早就

    想得到你了。就别怪大哥,要怪就怪你被同事下药,让咱兄弟今天有这机会」。

    我高潮已过,心早回到光明面,这么淫荡,害羞死了!却无力反驳。

    他又在耳边说:「大嫂!很害羞喔?希望我更用力吗?~呵呵~你再装,我

    可要更用力的肏喔…」。

    我在肉体与心灵双重刺激下,只能用呆滞的眼神看着谷枫,只能继续用…嗯~

    嗯~嗯~,的声音回应。

    小叔误会我,以为嗯~嗯~,是同意。

    突然想到什么,一起身,抓我的手去摸他的肉棒,说:「大嫂,我比哥大很

    多,你感受一下坚挺和我的炙热。记住婺源第一屌,明儿,可别假装忘了…」。

    接着将肉棒拔出,放到我面前,从颈下托起我的头,逼我张开嘴含了进去,

    肉棒在我嘴里一进一出着。

    「大嫂!看好,记清楚。让你满足的是这屌,可别今晚爽,明儿忘了」。

    他又进出了十几下后,发现我还无法配合,便把肉棒放在我的双乳之间乳交。

    转头,谷枫抛弃了我,杵在一边看自己拍来的相片。

    「哥!大嫂的奶子好棒~Q弹,大又软~」。

    谷枫连头都不抬起来,「你大嫂,药力没退,看来浑身无力无法回应,你别

    欺负她啦」。

    小叔舍不得水滴奶,看我没表情,又玩了一会,才往下去肏屄。他显然小生

    气,像在肏妓女一样,很残暴的奸淫我。

    狂肏,肏得我全身酥软,这会儿我下腰似乎略为可动,屁股不自主在忸怩了。

    「哥!看她眼睛,看…露出舒服的眼神,开始配合我了也」。小叔看到我的

    反应,好像是得到鼓励一般。

    谷枫看我露出淫荡的表情,也很高兴,爬过来用双手揉着我的双乳,说:

    「老婆~我也要,再帮我口口…」。

    谷枫跪在我脸边儿,抓着自己又再涨大的肉棒,套弄着,希望能拍到更粗大

    的照片。

    「倪虹,自家人,在我弟面前别害差,含着,看镜头,我要拍喽」。被看穿

    我有意识,害我脸整个红了起来。

    小叔每次深入,我的屄已经可以控制肌肉收缩,我开始夹紧,希望他快点结

    束。这肯定会让他感受到阵阵的舒服吧?

    他一直说:「爽。大嫂,这夹吸力道,长见识了,好厉害喔」。

    这时,我略有能力控制自己了,我开始从嗯~嗯~嗯~嗯,变成嗯~啊~啊~

    啊~的淫叫声。

    而且头也开始晃动,两手不自觉开始乱抓。

    「哥!大嫂这样子,是不是又要高潮了?」。

    「没错,她快要高潮了,用力,如果不行换我」。听谷枫要换手,小叔那肯

    让,数落他:

    「啊呀!哥,你太重感情,性就不济力,还是我来」。小叔说完加快速度,

    这时我已经可以出声,於是开始嘶吼叫着,感觉腰在迎合的动作。

    不一会儿,我不自主的大声「枫!啊~啊~啊~」的叫出声。

    「枫哥…好棒,到了~到了~到了~好爽~」我当然知道是小叔在奸淫我,

    只是不想撕破那张纸。

    「到了~继续~不要停~」能自主表达后,我能用上的词句,就这一些,只

    好不断重複叫着。

    当我再次在达到高潮时,我听到谷枫说:「你大嫂还没在我面被外人射进去

    过,你要不要内射她给我看?」。

    心爱的男人,在这紧要关头,竟然说这种话?心痛啊。

    小叔一副胜利者姿态,「当然。你内射我家咘咘几百回,今天,我当然要当

    你的面,内射你的女人」。

    看着小叔在冲刺,说要内射我,谷枫若有感触,说:「咱父执辈,二兄弟共

    娶一女。长夜漫漫都在比屌,妈妈当裁判,一生穷於应付,也只生你和我二个同

    母异父兄弟」。

    小叔果然是三叔和婆婆所生,怪不得二兄弟的阴茎SIZE差那么大。

    而小叔仗着屌大,很忙,简单回:「谷家现在有二个媳妇,今后咱一起分享,

    多子多孙多福气」。

    这傢伙肏的狠,一阵猛肏,我若是裁判,谷枫早输了。我只感觉一波高潮未

    息,另一波高潮又要来了。

    在那刹那,我身体开始一阵一阵…像抽筋的颤动。

    「又要到了~不行了~不可以了~」我不想被小叔配种。双手努力的推他,

    想挣脱,但我的手被谷枫抓着。

    「倪虹!再忍一下,给你精液,帮我们谷家生个小娃儿」。

    我想拒绝,却无力拒绝。更不想认同多子多孙多福气的配种计画,只能不断

    乱喊叫。

    小叔很得意,更用力的持续奸着我的屄,一下比一下深。

    「枫!别这样…放过我…不行了~」我承认小叔很强,在生理上已经无法抗

    拒。谷枫看我嘴里发出,从没有过的激狂淫声。竟然说:

    「你醒了后!真他妈的贱。等配种后,看我不把你肏到瘫软在床上」。

    原以为世上只有他会保护我,如今这话只会给我勇气。心看开了,淫花也就

    开了,又不是没被外人奸淫过。

    在几次高潮后,我已经完全瘫软,在浑身抽搐中,连喊求饶的力气都没有。

    「啊…哥~我要灌精,帮谷家配种…啊…啊…灌进去了…」。滚烫的精液带着

    耻辱燃烧我的小穴,烫得我浑身颤抖、开始痉挛。

    谷枫竟然压住我上半身,纵容弟弟把精液灌进自己女人体内,他竟然一脸爽。

    你当我是母猪,请人配种还付钱?

    不知过了过久,我的身体慢慢平复,小叔缓缓地将肉棒拔出,然后从我身上

    下来,退到一旁。我感到滚烫的精液从小穴流出…。

    「看…你把她肏的多爽,俏丽的脸还留着红晕」。谷枫说完,还拿卫生纸堵

    住,不让精液流出来,那当下真的是够震撼的我。

    「刺激!刺激!就是要这样玩才会刺激」。

    「大哥,放心,大嫂以后有我一起照顾,肥水不落外人田,很快就会怀孕了」。

    「好啊!她上班,你把咘咘借我用。你嫂回来就共妻一起用,这样的日子多

    快活啊!咱兄弟俩,不愁没女人可以插」。

    二兄弟想的美,高兴的很,还问我:「爽不爽?」。

    我眨眨眼睛,已经恢复表达能力了,「好爽…兴奋…爽…好久」。

    「我弟肏屄技术不错吧?」。我瞄小叔,已经捡起裤子溜下楼去了。於是据实

    再回答一次,「就说…爽…好久啊」。

    谷枫一听爽死了,又骑了上来,再肏我一次。

    当谷枫的软屌从我体内滑出之后,他满足的翻身就睡。我心里还激动很,我

    很想按下Delete键,离开他,让他睁睁看自己心爱的女人从眼前失去。

    感觉到二腿间有东西在滑流出来,伸手摸摸了自己,这是谁的精液?如果怀

    孕,会谁的?

    夜深风凉,渐渐冷却情绪,我没有睡意,极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二兄弟的

    傑作,精液量很多一直流下来,摀着的手都粘粘的。

    坐起身想去沖洗,联想起谷枫对我说的一句说话:「咘咘怀孕了,我希望你

    帮我生个儿子,咱可以分到谷家一半的田地」。

    近来大搞建设,有田、有人丁,就可以多分一套房。那时,我的心底居然开

    始想到,在一起十几年了,离开他之前,我还可以为他付出什么?。

    我又再躺了下来,从身旁拿过枕头垫在自己的屁股下面,将阴道口托高。慢

    慢闭上眼睛,但我的泪水竟然流下来。

    咬咬唇,用手指把残留的精液推回阴道,我甚至开始自慰!我知道女人高潮

    时,子宫会因兴奋而持续吸啜,高潮会改变酸碱值,有利Y精子往前游,所以女

    人高潮时,生男生的机率比较高。

    手推的更深,更努力把阴道的精液,往子宫里推。

    转头看谷枫,他开始打呼噜,连做梦也在笑。

    我当然清楚,这又是一个寂寞和孤独的夜晚,徘徊於泪水与感情中间点在自

    慰。

    倪虹!你不觉得很可悲吗?。

    捻熄了灯,陷在黑暗中的我,卷缩着身子一直在想,我为什么要帮他生一个

    儿?我又能否真的为他生个孩子?越想越糊涂,越想心情越糟…。

    倪虹!你倒底想怎样?。

    一整夜,我一直在反反覆覆…。

    手一直在改变方式,忽而把精液进去;忽又把精液挖出来。

    直到…心累手酸,停了下来。

    天。还没亮透。

    我到浴室洗澡,我搓掉整块手工肥皂,把身体每寸肌肤一遍又一遍的洗,我

    还不时用手指探入阴道,清理那些残留的精液。

    天。大亮了。

    我早把屄里屄外全洗乾净,被侵犯过的地方,用黑兰极萃乳霜,内内外外全

    都保养过了。

    重要的是,我吞下了事后丸。

    走出浴室,太阳穿窗而进。

    没想到谷枫全身脱光光的迎了上来,看我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他放心

    了的吻在我的脖子上说:「可以来第二回合吗?」。

    「什么?」。我大吃一惊,用撒娇的语气反问:「变态老公,昨夜被你插昏了

    …还不够啊?」。

    感觉他呼吸加重很紧张,「那,那…你有感觉什么不一样?比如说…比如…

    不一样的男人或情境…」。

    我决定装疯卖傻,说:「昨晚催情迷药似乎又发作,好像有和别人做,不记

    得了也」。

    谷枫从紧张转为兴奋说:「老婆,你昨晚有和别人做,和谁知道吗?」。

    我脸一阵红一阵热,羞怯怯的回:「都嘛是你,好像有…但具体的,想不起

    来了…」。

    「唉!这怎办?你只身在香港,若是被野男人肏怀孕了,也会不记得谁下种

    吗?」。

    「嘻~嘻!这不正符合你喜欢戴绿帽…」。

    我开始整理行李,以前是带来婺源的多;今后会是带回香港的多。

    在回程的飞机上,我反刍过程,还是脸红心跳。

    一直以为谷枫老实,不想骂人姑且称他是艺术家,不只对性、对爱,都是超

    脱现实、不实际。

    如果不是艺术家,他从我被下药迷奸;天桥被浩文夹乳铃铛;在男厕被浩文

    当妓女肏…,这几年来一路隐忍,还一路收集我的荒唐图影。

    领结婚证?不领结婚证,已经不重要。

    对於这个〈误源的家〉,我会这样就放弃吗?应该不会。

    我永远记得,初夜,敬过他的长辈,就是婺源的媳妇。虽没花轿抬我,但有

    洞房,是他的女人。

    今后,在爱情的世界里,一个女人,迎合所爱男人的性癖,是很正常的,谷

    枫要求什么,为了顾他面子,我会尽量尝试。

    只是要如何面对共妻,一女侍奉二兄弟?我要做点心里功课。

    我想到姚千莹和她妹妹姚思荥,她们有类似的问题。还有,二姐妹间的误会

    和好了没?

    淫照疯传的自请处分案等裁定中;破格升迁也没核定,导致见习督察的派令

    迟迟未下达。

    可是我不用再和警员轮班,自也和姚千莹就很少碰头。飞机一落地就打电话,

    得知她买了一间公寓。

    二人约好了,给我一星期,等我忙公事。

    就是今天,要去她的新家串一下门子。

    按地址上楼,到门口正要敲门,就听到二个女人在对话。

    「想起咱年轻时候的甜蜜吗?还不快上床,今儿就让我来为姐姐服务吧」。

    接着是姚千莹的声音:「妹妹!你可得温柔一点,不要乱搅喔」。

    二个女人没理会我敲门,迳牵着手往房间去。我见大门没锁,只好跟着来到

    房门口。

    「好爽,思荥的舌真灵活,还是和当年一样棒,你多舔一下我的小蒂…对!

    就是那里。「显然另一个女人是她妹妹姚思荥,常听她在讲,今儿第一次看

    到。

    「我们双胞胎有同样的身体啊,不用说,你对我,也做的很好」。

    「姐!今天,我们换玩特别的,是外国的新男人…」。

  评分

  相关推荐

>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