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色,白白色发布在线视频,白白色发布,白白色在线视频

女警半朵淫花(43)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043。

    (43)。

    自己的天菜被觊觎,生气!我顾不得自己只穿内衣裤,就在卫浴间拷问冯祥

    益,问他继母是怎勾引父子俩玩3P?

    「唉唷~这样硬着,好尴尬」。祥益被我误闯吓到,鸟鸟也收不起来。

    「不行!我穿这样,你不硬我才尴尬,先讲清楚…」。

    他只好乖乖的说:

    有一天他在洗澡,被曾当过妓女的继母闯进卫浴间,当着他的面尿尿。继母

    尿完,看祥益愣在那儿,还一身肥皂泡沫,竟然说,要检查发育状况。

    「阿姨看你毛都长齐,可以干女屄了」。继母还问他有没有女朋友,祥益骗

    他说:「有啊!就帮我补习的姐姐。我的身体归她管,说考上警察才可和女人爱

    爱」。

    「屁话!我现在可是你未过门的继母。何必等?来~阿姨的屄让你干,今天

    就帮你转大人」。她一说完,就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握着祥益的鸡巴,牵着就

    要…

    自叹不如,我也当凤姐,却说不出这种,妓女都不一定能说得出来的淫话。

    问他:「听来,这女的没什水准。你就这样被吃了哦?」。

    「没有啦!刚好爸爸回来发现我和她在浴室,我差点吓破胆。这事以后,即

    使她的肉体让我冲动,但我觉得爸爸在注意,我根本不敢和她乱来」。

    可他继母反而变本加厉,只要爸爸不在家祥益就被纠缠,也被抓去一起洗过

    二次澡。他继母还把可爱的小鸟含进嘴巴,说要训练性能力。但每在祥益要失守

    的紧要关头,爸爸就适时出现,显然祥益爸爸真有在防范。

    我问祥益:「家有淫荡继母,你也贪图她的肉体,怎还需天天自慰?」。

    他上下打量,看我只穿内衣裤,说:「不敢抢爸爸的女人。而且姐姐这么美,

    我不想失去你。于是去买了纸贞操袋,套着。骗说只要上课,姐姐都会检查贞操

    锁,连自慰也不行」。

    「所以只要爸爸不在家,你就套着贞操袋?」「对啊」。祥益这话让我差点

    笑出来,男生都嘛迫不急待长大,这年头难得有男孩会守护贞操。

    「姐姐!她还说比你更会做爱,所以爸爸把你甩了」。

    听祥益说不信,他继母就说:「那以后我和你爸做时,都会虚掩房门让你来

    看,如果忍不住就进来,我的身体是可以接受父子一起玩的」。

    于是问祥益:「我和她,你都看过了,比较后觉得呢?」。

    「还是比较爱看姐姐做爱。她讲话很淫秽,动作很夸张,我爸明明没很大,

    被他叫成超级大鸡巴」。

    接下来他继母只要祥益在家,就故意不穿胸围,还常不穿内裤翘脚看电视。

    祥益虽会顾虑到爸爸,装心不在焉的看电视,但多少还是会偷瞄。被发现了他继

    母笑着问:「阿姨和你谈谈,你是不是经常手淫?」。

    祥益不知所措的回:「没有啦!就说要姐姐许可。也不是经常啦!怎,要你

    管…」。

    她说:「就古书上有说:精者,生长之源也!尤以童精养颜…」。咽了一口口

    水,接着小声说:「阿姨想,你的童精可不可以留给我?」。

    「好啦!姐姐有解放许可,我就瓶装给你」。

    「…如果阿姨帮你弄…肯定会让你更舒服…」。话有些令人难堪,但她的声音

    骚浪,每每装出娇羞的媚样,还是让祥益心动了。

    童精养颜…这事儿,给了我一个赚钱的想法,呵呵!我想在原味内裤网购平

    台上卖精液。

    祥益说:「还有一次,她洗完澡,光着身子走来走去的找衣服,我看到一柱

    擎天直挺挺的硬」。她继母又勾引他说:「祥益,阿姨要敷脸,趁你爸不在,给

    阿姨一些童精好吗?」。

    我瞪着祥益:「你又失身了?」。

    「没啦!差一点。被爸爸回来撞见,在她屁股上轰一巴掌,她哇哇叫被抓进

    房里去」。

    我问:「那你又跑去房门口偷窥了对吧?」。

    「没有。箭在弦上,拿手机看姐姐直穿丝袜那一集,自慰。没多久,房间传

    来噗、噗、噗…的撞臀声音,还夹杂着她大呼小叫的淫啼声。好吵!生气,就把

    精液射在她的保温瓶里」。

    「后来呢」。

    祥益从马桶站起来,说:「姐姐!你坐,我来找照片给你看」。

    「爸爸的能力,姐姐是知道的。意料之中,没十分钟她出来,竟然穿这样…」。

    祥益找到相片,拿手机给我看,一看就知道是热腾腾,刚打完炮的淫荡样。

    「讲你继母,就别老提那事,我和你爸爸早没交集了」。

    「好啦!其实我希望你当我继母。你看,那女的就穿这件皱到不行的衬衫,

    半露屁股,手拿小内裤走出来,边走边擦鸡掰,还喊口渴,把内裤丢给我,拿起

    保温瓶一饮而尽」。

    我接手滑着她的照片问:「祥益,你继母这一张很眼熟。上回上课阿宾和同

    学在交流,说他爸爸去嫖技,拍回一个有白皙大腿的妓女,不就是穿这一件衬衫

    吗?」。

    「就是她啊!那双大腿是修长白皙、很美,可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在上面啊?」

    真为难祥益这小鲜肉了,在这种家庭里,要怎好好读书?要是阿宾哪天来祥

    益家做客,见到祥益继母时,会不会突然想起…

    「我倒有想过,如果同学来我家,就用继母的身体招待。同学都羡慕我有个

    美丽又淫荡的后妈,不如放闪」。我在他胸口锤一拳,骂,「不准。你不可以有

    这种变态想法」。

    「谁叫她早上帮我弄早餐时,都只穿围裙,里面什么也没穿,大声的叫:

    祥益!快来吃…上课要迟到了。我顶着晨勃走出来,从前面看还好,可她一

    转身后头全中空,光看那翘屁股,一弯腰那小洞还湿漉漉。我那受得了,勃起的

    阴茎胀的痛呀」。

    「等我爸出来,一家人早餐,她竟把内裤折成杯垫,垫在我的牛奶杯下」。

    「怪了,她在家即不穿内裤,怎还老丢内裤给你,干啥?」。

    祥益说:「内裤不是用来穿,是擦她鸡掰用的。每次都嘛叫我帮他拿去洗衣

    机」。

    我懂女人心,继母一定想用原味勾引青春期的祥益使坏。结果冯祥益把他继

    母的内裤,拿去和同学换回一根我的金色耻毛。

    我坐在马桶盖上,把这男孩抱在怀里,问:「你即这么望我迷恋姐姐,怎不

    听话好好读书呢?」。

    「怎读书啊!她和爸爸天天打炮,连我睡觉都不安宁」。祥益说他睡觉时,

    常半夜被触碰弄醒。继母借机盖被子,会捧着双乳诱惑,问祥益:「我和那女的

    比,谁的奶子漂亮?」。

    我心里Os,他继母怎老要和我比,算同业竞争吗?

    「呵呵!那姐姐问你,我和你继母比,谁的胸部漂亮」。

    「根本不能比嘛,我爸只是爱上她敢玩,寻求刺激」。祥益爸爸是下层的篮

    领,口味重爱吃这种敢玩的低级货色。可是冯祥益常看爸爸和继母干爱,青春期

    无法专心读书,就天天偷偷自慰,成绩当然退步。

    看来这女人超不正经,这虽不算母子乱伦,但祥益可是我的投资,怎可以让

    别的女人捷足先登?

    我说:「这不怪你!但天天自慰不好,来~姐姐帮你看看,小鸡鸡有没有坏

    掉」。

    他扭捏了一会,从我大腿上站起来,把裤子全拉下来,给我看。哇!才几个

    月,这孩子的粉鸟天天受刺激长的很快,果然比他老爸大,怪不得继母觊觎。

    那粉鸟,有十六、七厘米长,四厘米多粗,高高地向上挺着。

    喜欢的不得了,靠上前去,一把就抓过来,拨出乳胸,让那粉鸟靠在我温暖

    的乳沟上。

    低头,张口…差点就唅下去。知道他未成年…爱不释手的上下左右看了看,

    还撸了几下,手感很好。

    我又想到小刚了!不知小刚现在如何了?

    于是说:「没坏掉。我刚淋了一身雨,你帮姐姐把丢在门口的衣服拿去脱水。

    卫浴间借姐姐冲一下…」。把身体更靠向他,胸部完全贴着他抹过去。

    我的乳在他身上停了大约两秒,向他点了头示意,问漂亮吗?他没意会过来

    我想做什么,乖乖拿衣服去脱水。

    真希望他有冲动…。

    唉!祥益同学,你让姐姐我有点失望哦!可是我没白疼他,祥益要没这定性,

    恐早就被淫荡的继母吃掉了。

    慢慢脱下胸罩,刚听了很多他爸和继母的淫事,手伸进内裤里一摸,下面超

    湿…比衣服更湿。很烫,都要着火了…。

    祥益有如此继母,还真让我担心。问圣母玛利亚,有人想掠夺我栽培的小鲜

    肉,该怎么办?正在忧愁时,扣…扣…扣…祥益又来敲门。

    「姐姐!内衣裤拿出来,我顺便脱水…」。没想太多,把胸罩内裤从门缝递出

    去,才想到,如果这孩子坏,不还给我,怎办?

    赶快探头,来不及了,祥益已拿着我内裤在嗅闻,我骂他:「那没洗,很脏

    耶」。他竟回我:「才不会。姐姐的内裤有一种香香的,我超喜欢这味道…」。

    听脱水机轰轰的转,我的心也是…圣母啊,我今天该怎么办?

    扣…扣…他又来敲门,「姐姐!…」。

    「又怎了?脱好水,就拿进来给我…」。

    「我家没有烘干机,改用电风扇吹…你要等一会儿…我进来帮姐姐洗背背好

    吗?」。

    「洗背?胡闹!不用等吹干,把衣服拿来给姐姐…」。

    「不行啦!爸爸就是用这一招,把到那个女人的…」。骂在心里:呸!那种女

    人,吹个口哨就跟上床来了。

    眉睫三条线…嘴巴骂他学大人胡闹。但心里想,倪虹,你再不吃?小鲜肉要

    被他继母捷足先登了。

    扣…扣…。

    「姐姐!…我进来帮你洗背」。开门让祥益进来,让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子帮

    我搓背,我注意到他,每当洗到重要部位的时候,都会停留,最终都会避开,并

    且低下头脸红。

    而我一个大人,算他老师,我还是有一些害羞啊!他脸红也让我瞬间脸红,

    说:「洗好了!去把姐姐衣服拿来…」。没想到祥益一把抱住我,然后直接吻上我

    的唇,而且马上就是舌吻。

    「你这是,那女人教的吗?」。

    「她教,我也无感。姐姐才是我的女神」。十六岁就会灌我迷汤,还一边舌

    吻一边开始在我身上乱摸,接着搓揉我的胸部,顺理成章的把头埋在我胸口,猛

    吃我的乳头。

    被祥益这样激情的拥抱、抚摸、吃奶,我已经完全没力气抵抗,应该说是全

    身发烫且兴奋与期待。

    接下来,显然是二个女人的争夺。争什么?往下看,看他粉鸟沾到了肥皂泡

    沫,超高兴。庸俗的女人想和女督察争男人,你还早的很勒。

    「不要动,看这泡泡。姐姐帮你洗一下」。蹲下,伸手温柔的合掌抱住,爱

    不释手,心里想,今天干脆先吃了这童男的粉嫩。可他未成年,怎办啦!

    「姐姐!你的毛,我有七根,那是我的宝贝」。

    地铁无裤日那一回,每个男孩只发一根,他怎有七根?一问之下,同学竟拿

    我耻私下在交易。祥益花了五个月的零用钱,加上拿继母内裤换一根,才拥七根

    我的金色耻毛。

    很感动,低头亲了那粉鸟一下,说:「老师待会儿发群组通知,明天上课要

    带耻毛,没耻毛的就退出群组,你拿毛把钱收回来…」。

    「不要!饿都过了,那些毛毛是我的宝贝,不卖」。

    站起来,我假装生气的拉他的手,用力推到自己私处,喝令他:「卖掉,这

    儿够多了,喜欢?要多少,你自己拔…」。

    这时我期待的事情发生了,他抱紧我,眼框红红的,问:「我真的可以拥有

    全部?」那翘高高的粉鸟就顶在我的私处。

    我们彼此都有感觉,很湿,很滑…很危险!这男孩果然冷静,好像知道犯错

    了似的,怯怯的伸手自己把阴茎挪开,却把我抱得更紧。

    发现了他的窘迫,我拨开他的手,换我握住他的鸡巴,说:「姐姐也很想要,

    但会忍着等你长大。毛你在乎就留着,姐姐也同样在乎你,因为你也是姐姐的宝

    贝啊」。

    仿徨,不知进退。唉!女人啊。

    蹲下来,还是二手捧着鸡巴,与其说洗,倒不如说是在帮他手淫,因为他的

    阴茎已经发育完成,早就是一个大男人了。

    香皂泡沫早没有了,还一冲再冲,一洗再洗,握着干干净净的鸡巴,我抬起

    头说:「姐姐用嘴巴帮你秀秀,以后自慰不要太用力哦」。

    不等祥益回答,我已经用香唇含住他的龟头并吸吮着,用讨好的眼神,向上

    看着这个小鲜肉。

    他一定不懂我心里在想什么。

    仿徨,你想,得动作快一点,主动一点才有得吃。再不吃,小鲜肉早晚会被

    继母吃掉。

    我使出女人的真本事,过了五分钟…祥益还半闭着眼睛,在享受我给他的疼

    宠。看来这个孩子的续航力,是可以称赞的。

    又过了三分钟,他终于,「姐姐,我要出来了…」。这孩子很有礼貌,会说他

    要射精了。

    「射吧!射在姐姐嘴里」。

    这时祥益突然把屁股向前一顶,弄得我的头猛地向后一颤。祥益平生第一次

    在女人嘴里射出精液。

    随着喉咙的蠕动,我欣然地接受了一个小男生的雄性的分泌物,在心里有一

    点不舍的同时,我更加认清了自己有喜欢小男孩的变态性癖。

    大概十多秒吧。

    我舔嘴眠唇咽下最后一滴精液后,刻意隐藏着女人的渴望。用满意的的眼神

    看他说:「祥益,你舒服吗?」。

    问完再低头,用嘴仔细地清理着「粉鸟」的每一个小细节。

    「嗯!好舒服啊!以后我要姐姐常常帮我弄」。祥益说。

    「好啊,可是不能让同学知道,这是咱俩的心里秘密。你,更不可让继母乱

    碰,如果被那女人搞脏了,姐姐就不敢帮你吃,让你舒服了」。

    「嗯!我一定听话,会保守秘密」。

    「真…乖」。这时候我惊喜地发现手中的粉鸟,在我用唇舌呵护之下,他又

    变得坚硬而粗大了。

    天啊!我快要失守了,甩头,倪虹。你要保持清醒,不能饥不择食。

    「姐姐,怎么了啊?」。

    「老实讲,姐姐也想舒服,但是你未成年,没考上警察…」。

    「那怎办,姐姐聪明,一定有什么方法?」。

    「姐姐想想…」。我抬着被欲望烧得红红的脸,四下张望在找方法…心里在思

    考。要不要吃了眼前的小鲜肉?

    「祥益,你用另一种方法让姐姐舒服」。

    「好啊…好啊…」。

    「走…我们去看衣服干了没?」衣服肯定没干,但找到好位置,我坐在与腰

    同高的桌子上,二腿大开挺着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说:

    「用你的粉鸟磨姐姐这里,帮我止痒,但不能放到里面去」。

    祥益这是第一次,这么近看我的小屄。他又看看自已的阴茎,像发现了新大

    陆一样:「好,我只怕粉鸟,会弄痛姐姐的…」。

    「轻轻的就不会啊!来吧,慢慢的…」。我像维多利亚港的领港人,指挥着一

    个新船长,把船开向维多利亚的港湾。

    祥益蹭了一会儿,他不敢造次,我反更难受,很想让他进港,纠结许久后,

    伸手抱拉他,说:

    「好弟弟,停一下啊!来,亲亲姐姐」。双手抱过他的头,嘴对嘴用力地亲

    吻着。

    舌对舌纠缠不休,人瘫软的往桌子上躺,忘了这是很可怕的习惯,一手搂着

    他的屁股,慢慢地朝着自已的身体试探的带进来。

    他的阴茎已经顶在我小港口,真的希望这男孩像个坏男人,不要问我,直接

    不客气的侵犯我…唉!没有。

    祥益同学,你让我太失望了。

    一手抱着他的头,我们继绩吻着,搂他屁股的手改抓他的阴茎,拉到小穴洞

    口,说:「好,就是这位置…对,你不要动,姐姐自己来…」。

    抓龟头上下弹弄着自已阴蒂。我愈弄愈快…愈弄愈快…还更想再快一些,

    「啊…唔~唔~唔~啊!嗯~嗯~嗯~」祥益的的身体随着我自慰的节奏,也在

    晃动,连桌子都在摇。

    「唔~唔~唔~啊!嗯~嗯~嗯~」祥益似乎也体会到阴茎磨湿穴与嫩肉的

    快感。他不敢进来屁股却轻摇着,龟头就在洞口快速的上上下下…进进出出,一

    下比一下的更贪心,忽而进来,忽而又在洞口滑移。

    我快了…就随他,希望他侵犯我…顶进来,就直接丢出高潮吧。

    情绪愈来愈高,与其说我在等高潮…不如说在隐忍希望他,直接插进来…

    拿他阴茎自慰,让龟头屄口钻探,得用很快速度,我得很有技巧。希望…祥

    益你别让姐姐太失望,侵犯我吧。

    「小帅哥,姐…姐…姐…我…要…要…要到了啊」。我全身一阵颤栗,无力

    的喊:「啊~啊~啊~小帅哥,你姐…姐…好舒服…」。

    「祥益,快…快,快用手抓姐姐的奶子…」。引导着祥益的手,「啊~啊~姐

    姐~好舒服…我…要…要…要高潮了!啊…噢…嗯…」。

    「快~趴下来,你快吃姐姐的奶子…」。超空虚,超难受的,心里在呐喊,祥

    益…我的亲弟弟…不要顾忌,插进来…姐姐不会怪你…别让我太失望。

    真希望这小家伙失控侵犯我,但他没有。还兢兢业业小心谨慎的,只让龟头

    在我屄口进进出出…上上下下,祥益看来他很享受,可我不满足呀。

    「你的粉鸟变成大鸡巴了,大鸡巴胀的好大。姐姐不是有说…只要你长大了,

    姐姐的奶子是你的…我的骚屄也是你的…你想怎么肏就怎么肏!记得吗?」。

    「我知道,我会努力读书的…」。

    后~他怎那么听话啦?真笨。老师是怎教你的,怎都听不懂暗示咧。

    我的暗示祥益听不太懂,但呻吟与舒的表情,是人类的本性,他应该明白,

    这是男人想看的;也是女人想要的。

    「祥益…我的亲弟弟…姐…姐…快…快要…要高潮了!弟弟,快…快吃姐姐

    的奶子!快…快肏姐姐的穴…」。

    「啊~啊~你快救姐姐~送姐姐上天堂…我…要…我要祥益的大鸡巴!啊…

    噢…嗯…我要大鸡巴啦」。

    祥益还是听不懂我叫他插进来的暗示,却又好像懂,像冲锋的勇士,越战越

    勇。

    「唔~唔~唔~啊!嗯~嗯~嗯~」全身一阵颤栗,我大声嘶吼:「啊~啊

    ~啊~高潮了啊~好爽~好舒服…」。

    达到了高潮!我很激动,有点哽咽,「啊~嗯…啊~嗯…啊~嗯…姐姐来了

    …姐姐爽死了啊…」。

    一阵连连颤栗之后,高吭嘶吼渐缓,我带着颤抖的呻吟,像完成了一项艰难

    的任务一般。

    大概两分钟后,我放松手上的阴茎,全身一下子瘫软了:「祥益,先不要动

    啊!紧紧抱着,让姐姐歇一下」。

    「小帅哥啊,你可真的是厉害啊」。

    「是哦?那好啊!以后我可以常常让姐姐舒服」。羞怯怯的问:「你怎没插

    进来?又忽然停下来了呢?」

    「姐姐你刚刚电话在响啊?我有说,你却要我吃姐姐的奶子…」。

    「我怎没注意!…」。真讨厌!是不是没这扰人的电话,他就插进来了呢?。

    岁月总匆匆,无情的流过。一转眼就是几年,我三十二岁,自从我当女警,

    这段故事讲了九年。

    开班授课那一群同学,有几个爱钱变卖我的耻毛,没了凭证被我退学。留下

    的包括凭祥益,共有七个人考上警察学院,都在受训中。

    当然,我得拿自己的身体,当奖品奖励他们。我打算等他们当上警察,分发

    报到后,一个一个来…。

    大阳在固定季节,就会从窗框爬上我的床。

    我还是爱裸睡,我的身材和容颜,还有小肉穴,在老阿伯用中药调理下,和

    廿三岁几乎没有变。

    我跟老阿伯的感情也没变,常常一起上菜市场。有时动作太亲暱,会招来斜

    眼瞪他老不羞。老阿伯会为了「不搭配」,或者听有人说我漂亮,贴他浪费,而

    郁郁不乐。

    我当然不在意,搀着他的手臂说:「我不在意这些评语。从今天起,需要携

    伴的场合,你就陪我出席官场应酬吧」。

    这是从一开始就很清楚的决定。一来,人家会觉得我名花有主。二来,有人

    会看我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自以为是男神的,会想拯救我。

    如果生活是文文的火,那性爱就是一锅绿豆汤,而男人就是红砂糖,是不可

    或缺民生必需品,不嫌多,自也不能太甜腻。

    更直白的说,我内心的阴暗面在变,叫春的猫,被我关了又放,几回后关不

    住了。

    还是定期回婺源,看谷枫挺着啤酒肚,才显出时间的飞逝,他不再老实,像

    生意人。

    卧虹居依旧,只是花旗锁不再晶亮,因为我回去的次数少了,和谷枫像老夫

    老妻,性爱少的可怜。

    锁大门的广锁,我收起来了。不是阁楼开放,而是谷枫很少回家,都是那有

    女人,他就那里去。

    咘咘已经生了二个小孩,头一胎男孩,肯定是小叔的种。

    在私酿酒诱发催情迷药那一回,从二兄弟的对话,我猜第二个女生,是咘咘

    让帮谷枫生的。

    爱乌及乌,我也贴了不少钱,帮她们把老屋的泥地贴磁砖,简陋的浴室也现

    代化。

    我的最大收获是买一床席梦思,换来那组红花梨木的红眠床。

    叫谷枫给我仔仔细细的整理一番,这牛就是做事儿细腻,红眠床有如时光倒

    流换然一新,还帮我搬到卧虹居的阁楼上。

    看我半裸侧躺在红眠床,侧乳尖凸,谷枫说:「美极了!滑嫩白皙好一只小

    狐狸。二个月没做了,让我肏一回吧」。

    「不行!一床老古董,禁不起你这肥佬摇,让你拍照,用看的就好」。

    小叔不只性能力天赋异秉,在咘咘帮忙下,二夫妻帮谷枫把原味内裤生意愈

    做愈大。

    我只好对他们施以责任分工:小叔网路行销;谷枫负责宅配;咘咘负责批货,

    吆喝一群女子生产原味内裤。

    我呢?

    自从祥益的继母问他要童精护肤,给我灵感之后,我开了一家生技公司,开

    始卖起〈极淬精液〉。

    身居高位,不好事事躬亲,提拔我同学林雅婷,明的是当我办公室的秘书,

    暗地里帮我扩展市场。

    女人护肤市场太大,产品太多,唯独〈极淬精液〉没人在做。客户群,不是

    女人,而是热爱淫妻的绿帽族。

    卖〈极淬精液〉,一来满足绿帽族的淫妻想法,二来婺源单男太多,一开始

    请小叔负责收集村子里年轻人的生鲜精液,做的是冷冻宅配,供应绿帽族做为淫

    妻道具。

    却苦无法打开良家妇女的接受度,于是我买下一家生技公司,将生鲜精液做

    成乳液,配上精美包装,拉高价格,让熟门熟路的男生买回去送给女伴。

  评分

  相关推荐

>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